List China Events Chinese Culture China Watch Chinese Music Land of China Chinese Festival Chinese History Chinese Architecture Chinese Medicine People in China What Chinese Say Martial Arts China Tales World Watch World Beyond Amusing & Musing


Home >> China Watch | 中文

Media War in China

14 April 2013
 

The following is an article that reveals a media war between China's internet users and the State Council Information Office (SCIO, 国新办), unveils the struggle between the SCIO and the Public Communication Department (中宣部), exposes how Washington, especially the United States Cyber Command (USCYBERCOM), synchronises the media war, cyber warfare in particular, in China through financial sponsorship, staff training and strategic coaching, and discloses how SCIO plays a vital role in creating injustice against Bo Xilai and his wife Gu Kailai.

Now Wen Jiabao has stepped down, but Chinese authority's suppression across the media sector, especially in cyber space, becomes even more ruthless than before, and any revelation of truth behind the Bogus case or online mentioning of Bo Xilai's name are still dealt with harsh punishment from closure of network user's account to police interrogation. The situation as such only tells one thing: "国宝就是熊猫,熊猫就是国宝 (national treasure is panda, and panda is national treasure)" as one weibo user articulated in his post. "国宝" means "national treasure" while Wen Jiabao's name in Chinese can be read as "family treasure", and Li Keqiang is often called Panda by China's Netizens, partly because his ugly facial feature that involves black rings circulating his eyes and partly because his name is not allowed by SCIO to be spelled out online by ordinary citizens.

回顾自2003至2013年这十年温家宝卖国政府的独裁买办统治,我们可以看到,互联网等新兴媒体发挥了反华倒华灭华的前锋作用。这十年间,每一次中国向政治经济文化殖民化的转化,无不是通过互联网借助强大的美国网军及其汉奸伪军得以推进

回顾历史展望未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担心敌对势力通过互联网舆论摧毁延续几千年的迄今为止人类有史以来最先进的华夏文明的企图有可能得逞。现蜗居美国的带路党们已经公开放言说他们有十足的信心,相信在十年左右的时间,美国可按照他们的意愿和需要彻底改造中国…… 这其中胡耀邦、赵紫阳执政时期在中共体制内留下的买办官员发挥了巨大作用。没有他们,中国殖民化的进程将至少被推迟N年。

从1993年至2003年,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为龙头的南方报系为那十年里中国的市场化、殖民化改革立下了汗马功劳,南方报系也在这段时间内真正奠定了自己美国带路党舆论打手的地位。但中共爱国力量从2003年开始发力,通过中宣部这个机关,对南方报系进行了一波波整顿。然而,也正是在2003年,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媒体和技术开始普及,由于其时效性、开放性、高效性、隐秘性、便捷性都远远超过普通平面媒体,网络舆论已经成为美国向中国进攻的主要阵地。从2008年开始,所有的报纸、期刊、电视、广播几乎都受网络舆论影响,甚至跟着网络舆论走。随着中宣部对南方报系的整改,南方系的带路党先锋们纷纷转阵新兴媒体。腾讯、新浪、网易、搜狐、百度、凤凰等门户网站的从业人员,尤其是主要把握内容方向的编辑权力,都在原南方报系员工手中,因此中国整个社会的舆论环境仍然是汉奸买办理念占据主导地位。

当互联网自90年代中期刚刚出现时,影响甚微,被认为是跟国际互联网密切相连的一种技术和媒体,因此从一开始就被划归国新办管辖。由此新兴互联网的管理权力一直在国务院新闻办手中,中宣部无法插手。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多年来始终是美国本质上反文明的“普世(丛林)价值”最积极的倡导者。网络舆论成为中国社会舆论的中心意味着温家宝可以通过国务院新闻办的权力管理职能,对互联网上买办汉奸言论施加极大的保护作用,由此互联网取代了传统南方报系报刊成为了传播带路党理念的最大也更加有效率的平台。

去看看腾讯网、网易、搜狐、新浪、凤凰等网站的时政版块及历史版块、历史专题,去看各大微博的时政和历史话题,我们就可以知道那些南方报系的前员工们正在新的阵地上兢兢业业地刨中共及华夏文明的祖坟。在各大门户网站上,以厉以宁、吴敬琏、张维迎、茅于轼、陈志武、贺卫方、徐友渔、朱学勤、杨奎松、沈志华等汉奸文人为代表的买办卖国势力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而那些爱国人士的文章根本上不了正式版面。

再比如,在互联网上可以经常看到攻击诬蔑毛主席的文章和视频,例如高华的系列专题,胡星斗的网络文章、袁腾飞的网络视频,以及茅于轼的《还原》,这些建立在谣言基础上的文章和视频,其语言都十分放肆和下流,不但掘掉了中共的命根子,而且突破了最基本的做人底线。虽然最后爱国力量发力使某些文章得以删除,但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谣言已像野火一样迅速蔓延焚毁着中国的文明大厦。

再比如,09年10月,在薄熙来成功的重庆模式正准备向全国推广,中国有希望再度回归到独立自强的毛泽东建国理念的关键时刻,关于薄熙来的谣言通过美国豢养的法轮功的努力在境内境外的中文网络上铺天盖地。当时在任的中共25个政治局委员,至今为止也只有薄熙来享受到了这种待遇。这显然归功于国务院新闻办的网开一面。薄熙来冤案后,广大民间挺薄人士揭露了转基因温党何挺、孙政才的表叔事件。可惜,他们的文章和微博一露面就被全面封杀,微博上“何挺”等名字甚至成了被禁词,对何挺及孙政才没产生任何杀伤力。在国务院新闻办的舆论独裁统治下,爱国势力在本国的互联网阵地上基本没有立足之地。

国务院新闻办里具体负责网络管理职能的是5局(网络局),从2002年至2012年的7月份,李伍峰一直担任5局局长。2007年李伍峰赴美国哈佛大学政府学院高级管理项目培训班接受培训后,思想更加法西斯买办化,回国后即开始扼杀互联网上兴盛一时的左翼爱国思潮。2009年在温家宝的积极主张下,李伍峰已经决定要彻底关闭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等爱国网站,可惜受中共内部以薄熙来为代表的爱国势力的抵制而未能得逞。自薄熙来冤狱后,2012年4月,那些爱国尤其是坚守中国宪法倡导社会主义的网站终于被国务院新闻办强行关闭。

此战役对美国的殖民中国事业影响甚大。本来自80年代后,崇美恐美思潮已经在中国知识界、思想界以及媒体界甚嚣尘上。而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爱国主义旗帜也被重新举起。爱国志士们反思90年代改革以来中国社会的两极分化、腐败等现象,宣传毛泽东思想,倡导回归真正的社会主义。从2006至2010年短短四年时间里,借助互联网传播,左翼爱国力量已经发展壮大到能和买办汉奸势力平分秋色的程度,大量的青年、大学生加入了左派爱国大军。在2009年60年国庆期间更推出了“毛泽东思想万岁”方阵,一时间中国天清气爽,阳光灿烂。如能照此趋势发展,摆脱美国势力的控制,实现中国复兴的理想应该不是一件太遥远的事。于是温家宝李克强在美国的授意下通过李伍峰等关键部门的配合,制造了薄熙来冤案并借此斩草除根关闭所有爱国网站,为中国走向殖民化铺平道路。

2012年4月具体负责关闭乌有之乡网站的是国新办九局局长彭波国新办九局是2010年新设立的一个网络管理机构,是从国新办五局分出来的,专门管理社交性网站及其他基于用户为主导的网络舆论。媒体界美国带路党人士评价说:“随着互联网舆论对中国社会影响的加深,此前在意识形态方面只能唯中宣部马首是瞻的国新办,获得了空前强大的影响力与话语权。而今,国新办增设九局,进一步加强与细分对网络言论的管理,有把自己变成网络世界中宣部的趋势。”

彭波此前是李伍峰的副手、国新办九局局长副局长。早在1989年,彭波就已经是胡耀邦团派旗下中国青年报社的国际部副主任。受六四影响,彭波被迫离开中国青年报,与胡舒立等人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私人报纸《中华工商时报》。彭波曾任中华工商时报海外部主任,1992年彭波选定的接班人则是胡舒立,彭波于是成为胡舒立的顶头上司、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辑。通过《中华工商时报》这个中国第一家私营媒体,彭波、胡舒立等人与美国反华人士很快建立起密切关系。1993年美国《华尔街日报》准备全力扶植《中华工商时报》,给其提供资金、技术支持及经营经验,还要给《中华工商时报》进行系统性的员工培训,要把《中华工商时报》打造成中国的《华尔街日报》,成为推动中国买办殖民化转型的舆论思想主阵地。体制内爱国力量敏锐发现了此问题,果断出手,将这个进程打断,《中华工商时报》被整得面目全非。胡舒立被迫远赴美国接受中情局进一步的培训,而彭波则回到胡耀邦留下的主阵地之一,中青系,并连续担任中国青年杂志社副总编辑、总编辑、社长,成为中青系的新一代领军人物。2003年,彭波在北京大学学习,师从当时与李克强导师厉股份以宁、误国误民的吴市场敬琏、公开为美国带路的汉奸茅司机于轼齐名的买办主义经济学家萧灼基并获得博士学位。而胡舒立则早在98年从美国回来后就创办了买办杂志《财经》,部分实现了彭波等人在《中华工商时报》未实现的带路理想。

2011年4月份,胡舒立离开《财经》后新办的《财新网》发表了茅于轼的《还原》,将攻击毛主席的恶浪推向高潮。此文章长达数月时间,虽然引起左翼爱国力量的有力反击,但仍然流毒广泛,此皆得力于胡舒立的老上司彭波等人在国务院新闻办的暗中庇护。没有李伍峰、彭波等人的帮助,茅于轼、贺卫方等反华卖国斗士将和那些爱国学者(如张宏良、左大培、韩德强)一样,只能在自己的小博客上自言自语,还会遭受经常被删帖、封博的待遇——据统计张宏良在门户网站开的博客在三年的时间里被封了十七次,而美日双料汉奸茅于轼、美国线人贺卫方等带路党人的博客一次都没封,其宣扬卖国有理的文章还可以堂而皇之上门户头条。

由于关闭乌有之乡立了大功,三个多月后,2012年8月,李伍峰、彭波陆续升迁,调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专职副主任(副部长级)。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2011年5月成立后,已经成为互联网管理权力的最高部门,其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在三位专职副主任身上,其分别是李伍峰、彭波、王秀军。由于王秀军是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专家,因此中国互联网的舆论主导权仍然由美国带路党官员李伍峰、彭波完全把控。

在彻底绞杀互联网爱国尤其是左翼爱国力量后,中国买办汉奸势力再接再励,又把剑锋指向国家的定海神针解放军,尤其是那些敢于对美国发表强硬言论、捍卫国家主权和利益的爱国将领身上。开国元勋罗青长的儿子爱国少将罗援发誓要 “内惩国贼”,于是被国贼温家宝的国新办网军大肆围攻。汉奸带路党们借攻击罗援之际,尽情辱骂解放军,国务院新闻办在整个过程中没有声援罗援,倒是那些罗援的支持者屡屡被删帖。按美国带路党的说法,“此次战役,打断了解放军的鹰派脊梁,其意义之深远不可想象。”

继罗援后,另一个敢于揭露美国倒华阴谋的爱国军人戴旭进入了买办汉奸的攻击范围,但一身是胆的戴在百分九十以上的回帖支持率的鼓舞下坚守舆论上甘岭,越斗越勇,使中情局暨国新办“将解放军里的那些鹰派彻底消灭,让他们再也无法影响中国社会”(美国带路党人语)的大业功亏一筹

日本汉奸朱学勤(此贼曾因在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时兴奋莫名,公开欢呼“天谴”而被几乎所有中国人视为反人类的法西斯人渣)曾为其境外主子献策曰:殖民中国有两个拦路虎,一个是中国传统的爱国主义精神,一个毛泽东的为人民(而不是少数精英)服务的思想。

因此所有爱中国的正义力量应该大力倡导爱国主义精神和弘扬毛泽东思想,此为华夏民族避免再次被奴役,中国复兴理想最终能实现的关键。然而国新办一日不倒,国新办有关人员一日不被查处,中国舆论界的黎明就不会到来,爱国主义精神和为人民服务思想就会继续被诋毁,中国复兴理想就会始终是一场春梦。

 
 
RELATED:

Home List About This Website Contact Us

Copyright © 2008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