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 China Events Chinese Culture China Watch Chinese Music Land of China Chinese Festival Chinese History Chinese Architecture Chinese Medicine People in China What Chinese Say Martial Arts China Tales World Watch World Beyond Amusing & Musing


Home >> 中文 | China Watch | What Chinese Say

A Leader and martyr
卓越的探路人,悲壮的殉道者 (节录)

8 October 2013
 

Bo Xilai vs Xi Jinping: A leader & martyr vs a dictator & traitor

作者:尹舒

薄熙来案最终审判结果为何,其实已不重要,因为历史已做出了评判:他是一个欲使国家摆脱血腥的卓越探路人,一个不畏残酷迫害的悲壮殉道者,一个必将继续深刻地影响着未来中国政治的历史人物

1、“改革悖论”导致十年徘徊

薄熙来之卓越,不仅在于他是中国改革以来唯一受到治下民众真心拥护的高官,也不仅在于他是唯一背叛敛财乱政的中国太子党的红二代,更是在于,在中国进入人类历史上的“最血腥时代”后,薄以身家性命为代价,进行了一次重大且成功的探索

2、薄熙来主义:“先治官后建制”的好政府建设道路

宪政民主未能帮助“正常国家”躲过血腥大战,靠了战后缓慢成长起来的中产阶级,才压迫出了“好政府”;宪政民主也没有帮助俄罗斯躲过内战与倒退,靠了“普京+打黑”,才逐渐建立起了帮助其恢复自信的“好政府”。而眼下的中国,黑帮乱政,民主难行,百姓麻木,人们似乎已看不到政府何时才能“好”起来。胡温“以人为本”看似“好”实则无用,其要害是荒唐地要求坏政府去做“好”事,四万亿投资把资本过剩率从23%提高到43%,就是一个明示。

而“薄熙来主义”的出现,突然打破了这种僵局

“五个重庆”、“廉租房”、“渝新欧大通道”之类,一些高官也许会想得出来,但都无法像重庆那样得到群众交口赞同,其原因只有一个:重庆已开始有了一个“好政府”,而其他地方没有。薄熙来比其他人高明的是,虽然他相信制度,但他更看出:在官员全面腐败的现实面前,要打破“改革悖论”,必须走一条“先治官后建制”的好政府建设道路[这是当初共产党打败国民党的最主要原因 - Multipletext]。他做了三件看似简单实则奥妙无穷的事:

第一,脱黑。重庆从打黑入手,先消除坏政府中最坏的一批人,进而消除了黑规则,这使多数官员不敢再“黑”。

第二,入白。薄提出了一个简单直白的“三种事”:以“不做坏事”祛邪[打黑 - M],即以脱黑为官员做事底线;以“多做好事”扶正[唱红 - M],薄明白官员日夜身处黑恶,终会因恐惧而生厌,所以要他们把官往好里做;以“少做错事”为方向:不仅要减少决策错误,更是告诉那些曾腐败过者,即便有错也有希望,这就解脱了无官不腐中的多数。其实“不雅视频”雷振富,本来就是一位脱黑入白的典型,可惜被昏官孙正才弄去做了有害无益的政治秀[表哥搞乱一方实是死有余辜 - M]

第三,学好。有好办法甚至好制度,也未必就真做得好。过度的制度依赖,往往会选出庸官;而在制度创新中,人往往比制度更重要。薄靠自己的出色才干和人格魅力,带头干,把手教,迅速提高了重庆干部队伍整体素质,变“将熊熊一窝”为“将雄雄一群”兼之他善于结合共产党曾经建立过好政府的经验,搞诸如“三进三同”之类,老百姓满意度大大增强。为中共执政合法性奠定了基础。

官员由坏变不坏(脱黑)再变好(以薄为榜样学着把好事干好),薄熙来在条件一点也不优越的重庆,建立起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第一个被群众真心叫好的政府;进而,基层民主选举有了选好官而难以搞贿选的基础,干部财产公示没有了“黑记录”;好政府的制度建立,也就可以顺势而为:重庆已在准备做这些事。到了2011年前后,从中央到各地,领导们多要去重庆,普遍感到重庆的路子各地都可以学,上海、广东甚至都要打黑。——如此使中国走出“血腥时代”的改革大手笔,堪称“薄熙来主义”

就在一条新改革道路眼看就要遍及中国之时,“黑打”指向了薄熙来。

3、背叛太子党,使薄熙来成为新改革道路最悲壮的殉道者

中国的太子党,闻之者多,知之者寡。这个阶层,文革前养尊处优日久,文革中一落千丈,对“亲妈”共产党因爱生恨恨更恨,看透一切,早就抛弃信仰;长处寄生阶级地位,全无人民性,却有天生腐败倾向;自大狂妄,排他性极强;沿循父辈宗派,惯于党同伐异;更在“残酷政治斗争”中学到心狠手黑;如此等等,均使此类在改革开放初就成为腐败极品,乱政先锋。

薄熙来本属太子党中人,但他所走过的特殊道路,使他“太子性”日弱,人民性日强。拿习与薄比较就不难看出

——二人仕途起点近似,都靠父辈硬背景上路,但家教与素质差异使境界大异习起始目标就是把官做大,眼睛向上;而薄最初理念便是事业辉煌,注意眼睛向下

——仕途中,习在“仰望”做官之道中尝到甜头,越做越顺;而薄靠“俯瞰”做事原则赢来好评,怡然自得。二人所到之处,习鲜有民众口碑,官声颇好;而薄民望极高,官声有异

——腐朽不堪的“王储制”,决定了二人命运迥异:选“储”第一标准,是官员认可而不是民众拥护,宁要官声不要民望。2007年的王储定位,连官场中许多人也认为薄强于碌碌无为的习,但落榜的还是薄。

作为倒薄起点的李庄案,有太多的“恰好”:恰好有太子党背景,恰好是与薄“异圈”的太子党,恰好与胡温系人事关联(贺、汪等人),恰好李庄是太子走狗、标准小人......这一系列的“恰好”,最终酝酿出了这桩怪异无比的世纪大案。其实,薄绝非太子帮闲何新说的不懂圈内规则。薄案宣判前的5天,在家常委倾巢到“残联”与会,就暗示此为“御前会议”决定。 一旦结下仇恨,只能血腥到底,太子党黑手愈黑,薄背叛愈彻底,终于唱出了一曲悲壮的殉道者之歌。

4、黑帮赢了一时,薄熙来赢得了未来

——倒薄,撕开了高层政治黑社会化的真面目。朝野分肥、帮派分赃中的“不公”,显露于世;相互猜疑,政治清洗范围一再扩大。把本来就乱的政局搅得更黑暗不堪,将越发难以收场,到那时朝中有人就会暗想:现在理解薄熙来为什么要打黑了......

——倒薄,自发地掀起了一股国内外遥相呼应的揭贪运动。晒出了“亲民总理”的“27亿美元”,揭示出无官不巨贪;立下“2500万无期”标准,致使王岐山像天京变乱中发疯的韦昌辉搞“矫诏除异”。大概搞到“尽杀高官方能肃贪”时,朝中人士要暗中思忖:薄熙来为什么要走让官员们“脱黑入白学好”的路子了......

——倒薄,揭开了中共高层为消除政敌,不惜与奸知、轮子等敌对势力“大团结”的局面。敌对势力看到薄案蹊跷,民心向背,心生恐惧,势必要借薄案加速推翻中共;但这又与靠维持中共执政获利的太子党集团之间,产生尖锐冲突。到那时,朝中人就会明白:薄为什么要以“唱红”来昭示执政自信了......

——倒薄,借助了西方暗挺,已欠下外交高利贷;又纠缠内乱,难以顾及外事。终于演出了钓岛丢脸,中东丢分,奥巴马冷遇丑剧。而普京趁中国内乱独自拿走“叙利亚大单”这类外交政绩,若是频频再现,朝中人士就会理解:为什么中国需要薄熙来这种“中国普京”......

——倒薄,既维护了坏政府的既得利益,又使高层借反“左”[尤其是通过新近被收买的“皇左”文人反“极左” - Multipletext]名义搞激进“改革”,为黑帮资本家掠夺公有资产大开绿灯无论是习取消共富口号,还是李搞大部制,都要把中国经济进一步变成“制造资本家的机器”。2001年以来积累下的过剩产能已高达36%以上,近70万亿,16%以上的过剩资本家已离开中国。这将不仅是中国的灾难,迟早也将会是世界经济的一个灾难源。到那时,朝中一些人就不难理解:薄为什么要坚持“缩差共富”......

——倒薄,保住了寡德缺智少勇之辈的储君上位。此公全无新招,居然用中学生“过政治家家”的办法欺世盗名,更加暴露出储君制的腐朽。那时,朝中就有人要想:为什么薄不走“官声路线”而要走“民望路线”....

——倒薄,把左、中甚至众多右翼人士推到了薄的一边。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薄熙来道路网》,《薄熙来案真相》书,《薄熙来案虚拟法庭》之类的东西,将源源不断地流入民间。届时,朝中就有人要想:有了薄这样各方都能接受的人物,还需要畸形丑陋的“打左灯走右路”么......

黑帮政治,往往会伴生出“政变政治”、“逼宫政治”,而一旦那种内斗演变为乱局,无论是老百姓还是高层,都会达成一个共识:中国更需要一个普京。他们想到的会是谁?

薄熙来!

 
 
RELATED:

What Chinese Say about Xi Jinping's Role in the Smear Campaign against Bo Xilai

*鹰河***:奴才思维不争取自己的权利总会去替皇帝考虑事情。大领导[习近平 - Multipletext]去年7月会见胡德平,此后胡家两兄弟就开始疯狂的发文反博。

*夜*风lost: 大领导[习近平 - Multipletext]需要民意支持,但是最害怕有组织的民意支持,哪怕你是“挺”他......当然,属于皇家治下管辖赞助的另当别论(东博书院?),但这前提就是要听话,而不是听你什么主张,所以,做走狗的苦楚其实也蛮多......

韶管楠友**: 这位就是传说中某著名学者的风釆!哈哈!

理想主义病人922: 和“皇”马褂有一拼。

刀马旦归来*:100%的和服,大家看后面的装修,不是在日本,就是在国内的某个日式会所内。就这样的皇协军头领,居然举着左翼的旗帜,天天骂别人是汉奸!

坤之*: 皇左拥有左派的主张,但却没有左派的实践精神和革命精神。这种人具犬儒特征,他们对于世界保持了清醒的距离意识,但是却不敢或不愿与之正面对抗,而以一种嬉笑怒骂、冷嘲热讽的处理态度来曲折地表达自己的不满和妥协混合的矛盾立场。因为受现实因素所迫,他们往往充当了ZF维稳的打手。

神秘岛的塞勒斯: 这是“极左帽子厂”员工的普遍状态。已经沦为维稳派和保皇党了。基本上就是王大妈代表妇联劝女人不要离婚的路子:“凑合过吧”,没点儿新鲜的。

千古风流人物4321: 领袖们是在革命斗争中脱颖而出的 而不是自封的或者是一部分推捧就可以上位的 孔之类基本上可以定论成不了领袖

柯湘:哦?此皇左是什么出身?

李石坚:原先也是公知。为争一块意见领袖招牌,和自由派结下怨恨。打笔墨官司把右派得罪尽,先去望断星空,确实有功,后在习梦思上睡的稳,痛恨他人觉醒。和中堂认了师兄弟,参加了ZF军,想弄个师长旅长的干干,过把权势的瘾。


Home List About This Website Contact Us

Copyright © 2008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