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 China Events Chinese Culture China Watch Chinese Music Land of China Chinese Festival Chinese History Chinese Architecture Chinese Medicine People in China What Chinese Say Martial Arts China Tales World Watch World Beyond Amusing & Musing


Home >> Chinese History | Chinese

Anti-Manchu Alien Rule Verse: 猛回头

18 August 2012
 

Time: 1644 - 1911
Compiler: 陈天华 (1875-1905)
Format: Melodical Verse
Language: Classic Chinese

拿鼓板,坐长街,高声大唱;尊一声,众同胞,细听端详:
我中华,原是个,有名大国;不比那,弹丸地,僻处偏方。
论方里,四千万,五洲无比;论人口,四万万,世界谁当?
论物产,真是个,取之不尽;论才智,也不让,东西两洋。
看起来,那一件,比人不上;照常理,就应该,独称霸王。
为什么,到今日,奄奄将绝;割了地,赔了款,就要灭亡?
这原因,真真是,一言难尽;待咱们,细细数,共做商量。

五千年,我汉人,开基始祖;名黄帝,自西北,一统中央。
夏商周,和秦汉,一姓传下;并没有,异种人,来做帝皇。
这是我,祖宗们,传留家法;俺子孙,自应该,永远不忘。
可惜的,骨肉间,自相残杀;惹进了,外邦人,雪上加霜。
到晋朝,那五胡,异常猖蹶;无非是,俺同种,引虎进狼。
自从此,分南北,神州扰乱;到唐朝,才平定,暂息刀枪。
到五季,又是个,外强中弱;俺同胞,遣杀戮,好不心伤!
宋太祖,坐中原,无才无德;复燕云,这小事,尚说不遑。
难怪他,子孙们,懦弱不振;称臣侄,纳贡品,习以为常。
那徽宗,和钦宗,为金捉去;只岳飞,打死仗,敌住虎狼。
朱仙镇,杀得金,片甲不返;可恨那,秦桧贼,暗地中伤。

自此后,我汉人,别无健将;任凭他,屠割我,如豕如羊。
元鞑子,比金贼,更加凶狠;先灭金,后灭宋,锋不可当。
杀汉人,不计数,好比瓜果;有一件,俺说起,就要断肠!
攻常州,将人膏,燃做灯亮;这残忍,想一想,好不凄凉。
岂非是,异种人,原无恻隐;俺同胞,把仇雠,认做君王。
想当日,那金元,人数极少;合计算,数十万,有甚高强!
俺汉人,百敌一,都还有剩;为什么,寡胜众,反易天常?
只缘我,不晓得,种族主义;为他人,杀同胞,丧尽天良。
他们来,全不要,自己费力;只要我,中国人,自相残伤。
这满洲,灭我国,就是此策;吴三桂,孔有德,为虎作伥。
那清初,所杀的,何止千万;那一个,不是我,自倒门墙!
俺汉人,想兴复,倒说造反;便有这,无耻的,替他勤王。
还有那,读书人,动言忠孝;全不晓,忠孝字,真理大纲。
是圣贤,应忠国,怎忠外姓?分明是,残同种,灭丧纲常。
转瞬间,西洋人,来做皇帝;这班人,少不得,又喊圣皇。
想起来,好伤心,有泪莫洒;这奴种,到何日,始能尽亡?
还有那,假维新,主张立宪;略畛域,讲服重,胡汉一堂。
这议论,都是个,隔靴挝痒;当时事,全不道,好像颠狂。
傥若是,现政府,励精图治;保得住,俺汉种,不道凶殃。
俺汉人,就吞声,隶他宇下;纳血税,做奴仆,也自无妨。

怎奈他,把国事,全然不理;满朝中,除媚外,别无他长。
俺汉人,再靠他,真不得了!好像那,四万万,捆入法场。

俄罗斯.自北方,包我三面;英吉利,假通商,毒计中藏。
法兰西,占广州,窥伺黔桂;德意志,胶州领,虎视东方。
新日本,取台湾,再图福建;美利坚,也想要,割土分疆。
这中国,那一点,我还有分?这朝廷,原是个,名存实亡。
替洋人,做一个,守土官长;压制我,众汉人,拱手降洋。
俺汉人,自应该,想个计策;为什么,到死地,不慌不忙?
痛只痛,甲午年,打下败阵:痛只痛,庚子年,惨遭杀伤。
痛只痛,割去地,万古不返;痛只痛,所赔款,永世难偿。
痛只痛,东三省,又将割献;痛只痛,法国兵、又到南方。
痛只痛,因通商,民穷财尽;痛只痛,失矿权,莫保糟糠。
痛只痛,办教案,人命如草;痛只痛,修铁路,人扼我吭。
痛只痛,在租界,时遭凌践;痛只痛,出外洋,日苦深汤。
怕只怕,做印度,广土不保;怕只怕,做安南,中兴无望。
怕只怕,做波兰,飘零异域;怕只怕,做犹太,没有家乡!
怕只怕,做非洲,永为牛马;怕只怕,做南洋,服事犬羊。
怕只怕,做澳洲,要把种灭;怕只怕,做苗猺,日见消亡。

左一思,右一想,真正危险,说起来,不由人,胆战心惶。
俺同胞,除非是,死中求活,再无有,好妙计,堪做主张。
第一要,除党见,同心同德。第二要,讲公德,有条有纲。
第三要,重武备,能战能守。第四要,务实业,可富可强。
第五要,兴学堂,教育普及。第六要,立演说,思想遍扬。
第七要,兴女学,培植根本。第八要,禁缠足,敬俗矫匡。
第九要,把洋烟,一点不吃。第十要,凡社会,概为改良。
这十要,无一件,不是切紧;劝同胞,再不可,互相观望。
还须要,把生死,十分看透;杀国仇,保同族,效命疆场。
杜兰斯,不及我,一府之大;与英国,战三年,未折锋芒。
何况我,四万万,齐心决死;任凭他,什么国,也不敢当。
看近未,西洋人,到了极步,这是我,毫未曾,较短比长。
天下事,怕的是,不肯去做;断没有,做不到,有志莫偿。
这杜国,岂非是,确凭确证;难道我,不如他,甘做庸常。

要学那,法兰西,改革弊政。要学那,德意志,报复凶狂。
要学那,美利坚,离英自立。要学那,意大利,独自称王。
莫学那,张弘范,引元入宋。莫学那,洪承畴,狠心毒肠。
莫学那,曾国藩,为仇尽力。莫学那,叶志超,弃甲丢枪。

或排外,或革命,舍死做去;孙而子,子而孙,永远不忘。  
这目的,总有时,自然达到;纵不成,也落得,万古流芳。  
文天祥,史可法,为国死节;到于今,都个个,顶祝馨香。  
越怕死,越要死,死终不免;舍得家,保得家,家国两昌。  
那元朝,杀中国,千八百万;那满清,杀戮我,四十星霜。  
洗扬州,屠嘉定,天昏地暗;束着手,跪着膝,枉作夭殃。  
阎典史,据江阴,当场鏖战;八十日,城乃破,清兵半伤。  
苟当日,千余县,皆打死仗;这满洲,纵然狠,也不够亡。  
无如人,都贪生,望风逃散;遇着敌,好像那,雪见太阳。  
或悬梁,或投井,填街塞巷;妇女们,被掳去,拆散鸳鸯。  
那丁壮,编旗下,充当苦役;任世世,不自由,赛过牛羊。  
那田地,被圈出,八旗享受;那房屋,入了官,变做旗庄。  
还要我,十八省,完纳粮饷;养给他,五百万,踊跃输将。  
看起来,留得命,有何好处;倒不如,做雄鬼,为国之光。
这些事,虽过了,难以深讲;恐将来,那惨酷,百倍萧凉。  
怎奈人,把生死,仍看不透;说到死,就便要,魂魄失丧。  
任同胞,都杀尽,只图独免;那晓得,这一死,终不能攘。
  
也有道,是气数,不关人事;也有道,当积弱,不可轻尝。  
这些话,好一比,犹如说梦;退一步,进一步,坐以待亡。  
那满人,到今日,势消力小;全不要,惧怕他,失吊主张。  
那列强,纵然是,富强无敌;他为客,我为主,也自无妨。
只要我,众同胞,认清种族;只要我,众同胞,发现天良。  
只要我,众同胞,不帮别个;只要我,众同胞,不杀同乡。
那怕他,枪如林,炮如雨下;那怕他,将又广,兵又精强。  
那怕他,专制政,层层束缚;那怕他,天罗网,处处高张。  

猛睡狮,梦中醒,向天一吼;百兽惊,龙蛇走,魑魅逃藏。  
改条约,复政权,完全独立;雪仇耻,驱外族,复我冠裳。  
到那时,齐叫道,中华万岁;才是我,大国民,气吐眉扬。  
俺小子,无好言,无以奉劝;这篇话,愿大家,细细思量。

1 - Pre Qin (in Modern Chinese)
2 - Manchu Emp. (Animation)
3 - Chronicle in Classic Melodic Verse
4 - CCP (in Post Modern Chinese)
5 - Five Men vs A Tablet (in Classic Chinese)

Prev: Land of Broken Promise
Next: Chinese Roads & Bridges Built by Villagers

 
 
RELATED:

Home List About This Website Contact Us

Copyright © 2008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