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 China Events Chinese Culture China Watch Chinese Music Land of China Chinese Festival Chinese History Chinese Architecture Chinese Medicine People in China What Chinese Say Martial Arts China Tales World Watch World Beyond Amusing & Musing


Home >> China Watch

李鬼扮李逵
The True Story between Dr Xiao and Fang
方舟子棒打肖传国始末

24 September 2010
 

Timeline

法律界:

2003年,方舟子将美国《科学》杂志的一篇文章改写之后,发表在《南方周末》报。老肖认为是抄袭,就向《科学》杂志举报,同时以“昏教授”笔名在网上揭发。方舟子苦苦追寻两年,终于在2005年发现“昏教授”就是肖传国,于是开足火力,对老肖展开报复性“打假”行动。

老肖在湖北、北京、美国三地对方舟子提起诉讼。2006年,湖北法院判决方舟子败诉,需要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3万元。老肖在美国起诉方舟子的案子,美国法院正式受理,但是找不到方舟子送达法律文书。2007年2月,老肖只好聘请北京民间侦探找到方舟子的住处,当面送达美国法院传票。方舟子向新闻媒体爆料,声称受到“恐吓信”威胁。如果大家搜索“方舟子+恐吓信”主题词,就可以知道三年前所谓“恐吓”的内幕。

2009年8月,湖北法院执行庭加大了执行力度,来到北京,从方舟子夫人小刘的工行账户上扣走4万多元拖欠三年的败诉赔款。方舟子强烈不满,指使其御用律师彭剑调查肖传国教授“非法行医”。方玄昌控制的《科学新闻》杂志对彭剑的调查大肆炒作,诋毁肖传国教授。

2010年6月24日,方玄昌自称遭到“两个歹徒”袭击,多次暗示媒体,可能是肖传国教授“雇凶”。

方舟子、方玄昌,这“二方”打击肖传国的杀手锏就是,老肖治疗过的经典性的病人——小善善,并没有治疗好,以此给老肖贴上“庸医害人”的标签。不料,老肖于2010年8月27日更新了他的科学网博客,最新博文显示,小善善的手术康复非常理想,已经能够自主排尿,用大量的照片和事实,让方舟子和方玄昌的谎言彻底破产。

Detailed Account

亦明:

一、结怨

抄袭被抓

昏教授对方舟子打击最为严重的一场战役,就是在2001年10月左右,他方舟子抄袭《科学》杂志论文事件,以方舟子治陈晓宁、夏建统之道,还治方舟子之身,直接捅到了《科学》杂志社,并且得到了该杂志的正式回复。要知道,就在那之前两个月,《科学》杂志还曾发表了熊蕾的《中国:生物化学家发动反对道德败坏的网上战争》(CHINA: Biochemist Wages Online War Against Ethical Lapses),为方舟子摇旗呐喊。而在“昏教授告状”之后,《科学》有四年多时间没再理睬这个“生物化学家”。

那么,这场大战是怎么打起来的呢?

原来,2001年10月5日,新语丝新到资料的第一条是署名方舟子的文章,《科学地解决道德难题?》。打开这篇文章,它的首尾各有一个注,首注是:“《南方周末》2001年10月4日”;尾注是:“原始论文见Science, 293, 2105-2108”。(xys.org/xys/netters/ Fang-Zhouzi/science/moral.txt)。不明真相的人,大概会以为这个“原始论文”的作者就是方舟子。于是,虹桥科教论坛的几个“反方”健将真的按图索骥,找出了这篇文章,结果发现,它的作者与方舟子毫无干系,乃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第一作者名叫Joshua D. Greene。根据这个线索,柯华在10月10日给方舟子写了这样一封短信:

“请问方博士,你的文章中有多少不是译自Greene的文章?

“柯华2001年10月10日

“采用Word软件的字数统计,你的文章共有1698字,你翻译的Greene的研究结果有529字,占全文的31.2%。关于‘电车难题’和‘天桥难题’的文字,Greene的文章中也有,但他注明了参考文献。如果把这部分算上,我看不出‘你的文章’中有多少是你自己想出来的。相信你的中英文文字水平都比我高,请你回答我上面的问题,不算过分吧?你这篇科普文章,绝对应该算是编译,而不是堂而皇之的署上你的笔名。以‘学术打假’自居的你,在投稿时也绝对应该叮嘱编辑不要忽视这个问题。但遗憾的是我看不出你作了这些事情。

“我们都是公开身份的人,请你叮嘱你的朋友,不要对我进行人身攻击。

“关于此事,我已以真实身份致信‘南方周末’的主编和版面编辑,表明我的看法,并提出我的建议。”(xys.org/xys/netters/ Fang-Zhouzi/science/bianjianchao.txt)

第二天,方舟子在新语丝上发表《智力正常地解决“编译”问题——答复旦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边建超》一文,全文如下:

“只要智力正常的人,就都应该知道我发表在《南方周末》2001年10月4日上的文章《科学地解决道德问题?》是在介绍一个经典的道德难题和最新的科研成果。文章里面明确指出做这项实验的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心理学家’,而并非本人。在新语丝网站上登出时,我还在文后注明了‘原始论文见Science, 293, 2105-2108’,目的是为了让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人可以进一步去阅读原文。有人据此指责我是在误导读者以为我在Science上面发表了论文,是在剽窃普林斯顿大学Greene等人的成果,号称要向Science告状云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乃是故意要败坏我的声誉,说的话连他们自己也未必相信。这些人大都聚集在骗子云集的‘万维教育与学术园地’。该论坛最大的特色就是几乎每天都有人(有些明显是属于‘核酸营养’骗子雇用的人以及被我批评过的人,如宋非、颜青山)在那里谩骂、诽谤我,发泄对我打击中国学术腐败和商业骗局的不满,而其版主往往对这类诽谤如获至宝,重点推荐(‘万维周刊’还发表过一篇奇文《于光远和方舟子是中国学术腐败的两代典型》)。只不过,攻击者自知理亏,只敢匿名,这位‘柯华’就是这些骗子帮凶、帮闲中的一位,原先也是匿名,因为要搞‘慈善事业’在网上募,被人批评是在匿名骗钱,才不得不亮出真实身份是复旦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边建超。自从其身份暴露之后,他就收敛了不少。这回大概自以为捞着了什么把柄,跳出来向我‘请问’,而且号称‘已以真实身份致信“南方周末”的主编和版面编辑,表明我的看法’,我就看在他还有种‘以真实身份致信’的份上,回答一下”......(链接同上)。

当然,仅仅大骂柯华一人还不足以渲泄方舟子心中的怒气。10月12日,方舟子又作了一篇新文,讨伐另一位认定他“不是抄袭也是侵犯版权”的人士,虹桥科技论坛的离乡客。看他把方舟子气成啥样了:

“在美国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物理系从事研究的南京大学物理系凝聚态物理专业理学博士赵纪军曾多次在网上针对我的学术打假造谣诽谤,比如曾经造谣说我‘对于母国光、洪国藩院士等,先扣帽定性再讨论’,说我在网上传播‘匿名信对两位院士的指控和扣帽’,‘不但没有说服力,也客观上对两位院士的声誉造成影响。’(参见拙文《关于赵纪军、母国光和洪国藩》)这回也跳出来为‘朋友柯华’边建超(两人都是在网上搞‘慈善’募捐的‘虹桥工程’的创建者)助阵,而所用的手段,也还是他用惯的造谣:

“‘这事情俺不说话,是觉得根本无可讨论。编译而不援引原出处,不是抄袭也是侵犯版权。事实摆在那里,搞科学的人都能看明白。无论怎么巧言辩解,都只能是越抹越黑。昏教授的信既然已经发了,我们等等看结果。当然,Science也许因为方is nothing,不去追究,但这不代表他没有侵犯别人的知识权。’

“是的,‘编译而不援引原出处,不是抄袭也是侵犯版权’,但是,他第一需要证明我那是严格依照原文的‘编译’,而不是用复述的方式总结别人的实验;第二他必须证明我没有援引原出处而且在大众报纸上也必须按学术期刊的要求来办。但是,他对这些证明工作却不去做(如果仅仅是寻找相似的段落显然是不够的,因为这是在介绍同一问题的工作时所无法避免的。赵纪军的英文水平也许强过边建超,但做为一位物理学博士,我不认为他有资格来做这种比较工作),而以所有‘搞科学的人’的代表自居宣判‘事实摆在那里’,诽谤我‘侵犯别人的知识权’了。据说已经告到Science那里去了,如果不是捏造事实的话,是只能被Science的编辑当做笑谈的。......

“或许有人会感到不解,我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的时间来揭露这些骗子的帮闲?因为他们很清楚,我打击学术腐败,主要靠的是一种人格的力量,靠的是举报者对我的人格的绝对信任,因此他们要千方百计地诬蔑我的人格,败坏我的声誉。对那些匿名的谩骂,无须理会,而对象赵纪军、边建超这样有种亮出自己的身份、在科研机构工作、以曾经也参与打假自居的,其诬蔑,就还有一定的迷惑性。因此对这种人,暴露一个我就揭露一个,让大家都擦亮眼睛,绝不饶恕。”(方舟子:《骗子帮闲也拉帮——答赵纪军博士》,xys.org/xys/netters/ Fang-Zhouzi/science/bianjianchao2.txt)

如果不把方舟子和Greene的文章拿出来做一番比较的话,任谁见了方舟子怒目圆睁、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对方鼻子破口大骂的样子,都会以为方舟子真的是受到了天大的冤枉,而虹桥诸人真的是“无耻而又弱智”、是骗子的帮凶或者帮闲——笔者当年看到这两篇文章之后,还真的就信了方舟子,以为虹桥诸人挑起事端,目的就是要诽谤方舟子,为“学术腐败”张目。如今追寻一下当年盲信盲从的原因,第一是本能地认为,方舟子乃是打假之人,他怎么会干这种卑鄙无耻的勾当?第二,本人从未见过哪个被抓了现行的小偷,会有这么大的“勇气”,用自己“人格的力量”来回口大骂抓他的人是一帮骗子。也就是说,亦明兄当时让方舟子给“震”住了。

应该承认,方舟子在痛骂对方的时候,还是相当有分寸的:柯华虽然在最初被方舟子骂为“骗子帮凶、帮闲”,但最后被方舟子降格为一个“无耻而又弱智”的傻子;而方舟子承认离乡客的智商和英语水平较柯华高,但他却抢先判定对方没有“资格”来确定抄袭案,因此也只是一个“骗子的帮闲”。显然,万恶之首是那位把这件事“告到Science那里去了”的昏教授,因此他是铁板钉钉的 “骗子”。

那么,昏教授告状的的结果是什么呢?2001年11月4日,方舟子在新语丝上发表《“方舟子剽窃铁证如山”的真相》一文:

最近,有多位国内网友来信反映,一篇题为‘方舟子剽窃铁证如山’、署名‘离乡客’(即在美国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物理系从事研究的南京大学物理系凝聚态物理专业理学博士赵纪军)的文章被张贴到国内各大论坛,试图达到败坏我的名声的目的。这篇文章采用断章取义的汉英‘对比’手法,诬蔑我发表在《南方周末》上的一篇介绍国外最新科学成果的科学小品《科学地解决道德问题?》剽窃美国《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他是根据我在文章后注的原始论文出处找到这篇论文的)。对这位骗子帮凶的诽谤,我以前已做过驳斥。网上骗子‘昏教授’在早些时候曾向《科学》诬告我剽窃。《科学》对此做了调查。有人向《科学》编辑询问调查的结果。《科学》编辑在回信中指出(信的原文附后),虽然我的这篇文章不符合美国新闻报道的标准,但是剽窃的指控是难以成立的,因为我在文章中说明该项研究工作是由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者做的,并没有用第一人称暗示研究工作是我做的,也没有照抄《科学》论文的语言(即我是用自己的语言做的介绍)。

“赵纪军的指控已构成了对我的恶意诽谤,在必要的时候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001.11.3.

“附:《科学》编辑的答复

“Although I do not read or speak Chinese, I have had access to an English version of Fang's article, translated by an independent source.

“We believe that Fang's article would not be considered acceptable journalism in the United States. He did not give the names of the researchers who carried out the research or the journal in which it was published, nor did he include quotes from other scientists. All these aspects would be essential for a journalistic article in a US publication."

“However, a charge of plagiarism would be difficult to uphold since Fang did say the work was performed by researchers at Princeton University, and--unless the translation I have is wrong--he neither implied that the work was his own by writing in the first person nor directly copied the language in the Science paper. ”(xys.org/xys/netters/ Fang-Zhouzi/Net/zhaojijun2.txt)。

这篇“《科学》编辑”之所以要做出“答复”,就是因为昏教授等人向他们举报方舟子抄袭。据肖传国后来说:

“不错,我是众多向美国著名杂志SCIENCE〈科学〉举报你抄袭者之一,而且由于我美国一流大学教授的身份,SCIENCE杂志主编和具体负责调查的J编辑主要和我联系、商量。由于我与主编和J编辑有约在先:不对第3方透露任何具体的经过和最后的结论,我一直信守承诺。我仍然必须信守承诺。当然,从那以后,SCIENCE杂志和你不再有来往是有目共睹的。这次韩国出了黄禹锡这样天大的假,科学杂志新闻加评论不断,却压根儿不提他们曾经专门报道过的你这从2000年就职业‘打假’的‘生化学家’,你还不明白吗?你当然是明白的,否则你哪里会近乎疯狂地的来报复,来打我这几乎无懈可击者的‘假’?”(肖传国:《致全国媒体,学术界同仁和方舟子的公开信》,xys.org/xys/ebooks/others/ science/dajia7/xiaochuanguo75.txt)。

[1] [2] [3] [4] [5] [6] [7]

Prev: Mass Democracy
Next: Reclaim the Islands

 
 
RELATED:

Home List About This Website Contact Us

Copyright © 2008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