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 China Events Chinese Culture China Watch Chinese Music Land of China Chinese Festival Chinese History Chinese Architecture Chinese Medicine People in China What Chinese Say Martial Arts China Tales World Watch World Beyond Amusing & Musing


Home >> China Watch

李鬼扮李逵
A Portrait of Shi-min Fang
方舟子大起底

10 September 2010
 

作者: 老中医师
(这里的老中医师 是老中-医师 而不是 老-中医师。和中医不搭界)

一、方舟子:打假英雄,还是作假奸雄?

对方舟子来说,所谓学术作假、学术腐败无非是抄袭剽窃、一稿多投、假冒身份。到了今天,人们发现,这个“打假英雄”自己就是一个学术大假,就是一个学术巨腐败。他不仅抄袭英文的文章,而且抄袭“经我审阅后登出的”中文文章,在被人抓住现行之后,还死不认错,百般狡辩,那德性比被他揭露、痛批的顾冠群、杨雄里、沈世团都不如——人家至少没象他似的,再三发声明说自己没有抄袭;人家至少没有象他似的,还继续指责别人抄袭;人家至少没有象他似的,一面说自己“只要不是整段地照抄,也称不上什么‘抄袭’,”一面在《法治日报》上告诉世人:“抄一小段也是抄”。中国有句成语,叫做“无耻之尤”。纵观中国五千年历史,没人任何人比方舟子更deserve这四个字了。

方舟子的一稿多投,完全可以和被他揭露的浙江大学的褚健、合肥工大的杨敬安相媲美,并且更甚:他骗稿费骗到“中学生天地”去了。中国有句古语,叫做“童叟无欺”,意思是,就算是骗人,也不能骗老头和小孩。方舟子这个打假英雄,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怎么连这么基本的道德都没有?人家褚健、杨敬安一稿多投,一经指出,或者承受了侮辱,默不作声;或者受到了党纪政纪的制裁。可方舟子不仅毫无反省之意,反倒鼓吹“科普文章应该鼓励一稿多投”。请问方英雄:您到“中学生土地”要稿费,是否曾告诉人家这是已经得过稿费的旧稿?

方舟子假冒“美国生物信息公司科学家”、假冒“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教授”,都是有案可稽的。这比他揭露的陈晓宁、刘辉、杨杰有过之而无不及。人家被揭之后,都有羞耻感,不再敢抛头露面,到处张扬。而我们的方英雄对自己的假冒身份被揭,毫无羞赧之色,一会上电视,一会上视频,对国人的置疑,就是不正面回答。中国有句成语,叫做“招摇撞骗”。这四个字,用在陈晓宁、刘辉、杨杰三人身上,都不合适,因为陈只是招摇,没有撞骗,刘、杨只是撞骗,并没有招摇。只有我们的方英雄,兼招摇、撞骗而有之。士之无耻,至此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了。

所以,可以毫不含糊地说,方舟子就是学术作假的化身、是学术腐败的典型——他创造了学人脸皮厚度的世界纪录,他把学人道德的水准拉到了地平线以下。从这一点上来说,方舟子打假,功不抵过!

二、不仅仅是作假和腐败,而且是邪恶

但是,方舟子的劣迹,远远不是学术作假、学术腐败这几个字所能概括的。对他来说,使用“邪恶”两个字更为准确。

现在已经可以看得十分清楚,方舟子打假,其目的无非是争名夺利。也就是因为这个目的,他对真正的“中国学术打假第一人”杨玉圣大打出手,组织自己的喽罗对人家百般攻击,非要把这顶“中国学术打假第一人”的桂冠戴到自己的头上不可。对方舟子来说,打假成了他的个人专利,他拥有在中国学术打假的私有产权,任何人不得插手——除非你站到我方舟子的身后,——否则的话,你就要冒被打的风险。这实际就是学术恐怖主义。  

方舟子不仅仅在中国的学术界乱搅和,他实际上是哪里有利哪里去,去到哪里他都能抡几棍子。前两年,他恬不知耻地炫耀自己“搭院士的车”到云南考察水利工程。且不说你方舟子以什么身份、以何等资格去考察的。既然是考察,你总得以平等的心态、求真的目的来对待这项工作吧?可他却摆出一副权威的架势,把反对建坝的环保组织打成“伪环保”、“拿国外有政治背景的组织的钱”,并且一再公开暗示反对建坝的人窃取了国家机密。而当人们问方舟子,你是如何得到“国家机密”的?方舟子顿时哑口无言、不敢再提这个话头了。很显然,方舟子“搭院士的车”考察水利工程,是在充当一股势力的打手,就象日本鬼子手中牵着的那条狼狗。而为了向这种势力显示自己的本事,方舟子不惜使用最卑鄙、最下流、最狠毒的手段来对付主子的敌人。以方舟子之精明和贪婪,谁都知道他绝不会白白地给人家当恶狗使唤的。他到底接受了水电势力的多少佣金,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翘开他紧闭的钢牙。

方舟子能够在中国横冲直撞,除了打假给了他极大的名气之外,他还有另一个法宝,这就是“科学”这面招牌。这个方舟子,张开闭口不离“科学”二字,一副科学代言人的架势。现在人们明白了,方舟子实际上是把“科学”这面招牌改制成了棍子,拿它到处打人,这个是“伪科学”、那个是“不科学”,反正只要是他方舟子看不惯的、搞不懂的、弄不明白的,都得挨他手中“科学”棍子的毒打。可以说,拿科学当棍子,是对科学的最大亵渎、是对科学精神的最大背叛。有人说方舟子是科学主义者。这未免太抬举他了。科学主义者不过是迷信科学,而方舟子则是耍弄科学、利用科学来达到自己的个人目的。方舟子真的懂科学吗?可以简单的说一句:他不仅不懂科学,他还根本就不信科学。他捧科学,完全是因为科学能够为自己带来名、带来利。否则的话,一个这么热爱科学的人,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科学事业,离开实验室,去干一些鸡鸣狗盗的勾当、去心甘情愿地让世人整天祖宗三代地对他骂不绝口?

三、是无所不知的学者,还是不懂装懂的神汉?

在世人面前,方舟子总要摆出一副学者的面孔,一会儿语文状元,一会儿现代诗人,一会儿生物学家、一会儿还要摆弄摆弄文史。这对于知识面极为狭窄的专业人士来说,颇具震撼性:此人一定是个天才,他所做的、我们所不懂的不理解的,一定很有道理,只不过是我们自己太浅薄太无知搞不懂罢了。

假如方舟子真的了解中国历史,他自然不会不知道,中国古时候每三年出一个状元,那是官方认定的举子之中,学问最高、成绩最好的人,是要直接进入翰林院的,其地位相当于现在的院士。而现在的中国,每年高考,省级全科第一名就有三十多个,单科冠军要成百上千,这些人并且还要进学校接受教育,出来之后能否找到工作都在未定之天。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一个“福建省高考语文第一”都与“状元”这个称号隔着十万八千里。可这个方舟子怎么就会老着脸皮称自己为状元呢?简单的答案就是,这个语文状元,缺乏最基本的历史知识。

其实,不仅历史知识缺乏,方舟子的语言表达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都低下的可笑,所以会说出“小人之心往哪里度去”、“对已经完全被证实的骗子,……应该揭露他们”这类让人莫名其妙的臆语。

方舟子不仅不通中文,不了解中国历史,实际上他对自己的第二祖国,也是他最热爱的国度——美国——的历史也所知不多,对他的第二语言——英语——至多也只能说是理解能力有限,驾驭能力不足。

方舟子对美国了解之浅薄,可以从他对薛涌、林达等人的批驳中非常容易地看出来。本来,薛、林二人在美国居住多年,把一点见闻心得撰写成文,介绍给国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为此得到一点小小的名气,也可以说是名至实归。但对于方舟子来说,这就相当于进入了他控制的地盘,抢了他的风头,埋没了他这个自诩的美国通,因此这两个人就成了他的打假对象,被他骂为“伪学者弄虚作假欺骗中国读者”。方舟子根据什么骂人家呢?看看下面的两个例子就明白了。

薛涌曾说,911以后,美国的 “言论自由,受到了自麦卡锡主义以来最严重的威胁”。这本来就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既不是薛涌的发明,也不是他的创造。可这个方舟子,从鸡蛋里实在找不出骨头来,就拿这句话开刀,泼妇骂街似地说:“还是个在美国混饭吃的,连‘言论自由’是什么也搞不明白。什么‘言论自由,受到了自麦卡锡主义以来最严重的威胁’,美国政府有没有像麦卡锡时期那样用法律处罚任何人的言论?广告商撤广告、读者批评、作者被解雇,和言论自由何干?”很显然,方舟子根本就不知道“言论自由”的英文原意并非是freedom of speech,而是freedom of expression_r_r_r_r_r。他以为言论自由就是说话的自由,所以闹出了这么个天大的笑话。

方舟子对林达的“打假”,更是让人笑岔气。看看这段话:

“据丁林[即林达夫妇——笔者注]说,哈老太太之所以犯法,是因为国会大厦是立法重地,只有国会议员们有豁免权,可以随便说话,只要不是国会议员,就不得在这里发表任何政治演说,不能有任何政治示威的行为。这个说法是错的。事实上,美国总统、各国政要乃至平民百姓都可以去美国国会发表政治演说,条件当然是被主人——国会邀请。哈老太太如果不请自来跑到国会图书馆、最高法院发表演说,同样犯法,和什么立法豁免权没有任何关系。美国法律从来就没有禁止民众在国会表达自己的政见,如果你被邀请参加听证会,大可以在那里大谈自己的政见。丁林虚构了一条‘禁止民众在国会表达自己的政见’的美国法律,……”

即是没有任何上下文,正常人也能够看出方舟子的胡搅蛮缠。只有在“被主人——国会邀请”之后才可以发言,不正好说明“禁止民众在国会表达自己的政见”吗?人家丁林虚构了什么呢?可见方舟子为了自己成名,就不惜不择手段地破坏别人的名誉。顺便说一句:方舟子上面的逻辑,和他统治自己的“新语丝读者论坛”是一致的:只要你在我的论坛上发表赞美我的帖子,你们可以享有充分的言论自由。都说我独裁专制,你看到我有限制言论自由的条款吗?

其实,方舟子也只能在中国冒充美国专家。在美国,他的牙被打掉了,也只有和血吞到肚子里的份。大约一年前,《纽约时报》的一名记者不知怎么得罪他了,他张牙舞爪地要给编辑部写信告状。可是那封信的开头一句话就成了当年的最大笑柄(即所谓的“皇家读者”事件)。后来他发出去的信,是经过网上众人给他修改更正、N易其稿之后才写成的,但人家《纽约时报》最终也没有拿这封费尽千辛万苦写成的信当回事,没有给他刊登。如果一家中国报纸敢对他如此轻蔑,他方舟子早就把人家打上“黑媒体” 、“无耻媒体”之类的标签,挂在他的新语丝上了。可是,对于洋大人,这个方舟子只会从地上爬起来,拍打拍打衣服上的尘土,灰溜溜地回到寓所偷偷地抹眼泪。其实,就凭他这样的语言表达能力,就算没有911,就算美国国会给他完全充分的“豁免权”,他除了能和人家“脸对脸”地傻瞅着之外,再就没啥本事了。

方舟子最得意的,当然是自己的那个来自密西根州立大学的博士学位。我们且不论他的博士母校如何如何,光说这博士,美国每年就制造好几万,在过去二十多年中,从欧美大学得到博士学位的中国人,早就多如过江之鲫了。人们就是搞不懂,他方舟子的那个博士怎么就那么值钱,成了他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认证书?从另一方面来想想,一个人如果真的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他还需要认证书吗?他的言行文字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干吗要扯这么大个招牌?

在一篇采访报道中,方舟子宣称:我揭露的学术造假和伪科学,……如果需要用到很专业的知识的,那么一般是生物学方面的,我有这方面的专业能力。”其实,一个人敢说自己有一整门学科的专业能力,最能够反映出这个人的无知无畏。生物科学仅明确分支的学科就达四十多门,包括植物动物微生物生理生化生态等等学科。这个世界上,哪个人会有方舟子那么大的嘴巴,宣称自己有“生物学方面的专业能力”?但我们不必在这个问题上与他斤斤计较,且看看他的“本专业”的“专业能力”到底如何。方舟子专业是生物化学,这门科学大致上可以说是分子生物学——研究基因的科学——的前身。那么,方博士对基因有多少了解呢?看看下面这段他反驳别人批评他不懂专业时所说的话,就能够知道他的肚子里到底有多少货了:

“为了标榜自己是个知识裁判官,方某不止一次地吹嘘自己说‘我的专业知识’如何如何。嘿嘿,别说环保是门专业、方舟子根本没那专业知识,就他自己的本行生物学,他也是个二百五,水平之低让人哭笑不得。譬如,学到本科了,就该知道,‘垃圾基因’对基因蛋白成形过程有重要意义。【方舟子按:这话莫名其妙。什么叫‘基因蛋白成形过程’?内含子、假基因之类的垃圾基因对此有什么意义?】可是呢,方某有个什么博士头衔,却在他的‘科普’文章里大言不惭地说‘垃圾基因’就是垃圾,没有也可以。这望文生义的‘博士’水平,还不让人哭笑不得?海外业务里的人,曾问方舟子:您自称是‘有口皆碑的生物信息学科学家’【方舟子按:我从未如此自称过,也没有人如此称呼过我】,请问,HMM(隐马氏模型)怎么个用法?HMM是生物信息学里的基础知识和研究方法之一,大学本科就学了。可那位‘有口皆碑的科学家’方某博士却答不上来。【方舟子按:我什么时候被这么问过?又有什么义务必须回答?你是我的老师吗?】还有,学了点儿英文的中学生都知道,face-to-face的意思是‘当面’,可方某呢,却在自己的所谓‘科普翻译’里,说成是‘脸碰脸’地说话。【方舟子:我在哪篇科技翻译里有‘脸碰脸地说话’这样的表述?】”

也就是说,在别人已经指出了他的错误之后(方舟子所说的垃圾基因是垃圾),他仍旧还搞不明白自己错在什么地方,所以会狡辩“什么叫‘基因蛋白成形过程’?内含子、假基因之类的垃圾基因对此有什么意义?”这样无知而又蛮横的人,怎么能搞学问呢?

总之,方舟子充其量也只能算做是一个假冒伪劣学者,他脱离科学实验室,对他个人、对科学、对人类,都可以说“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他实际上应该再大跨一步,完全脱离学术界,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搞学术的基本素质和修养。

四、还有谁在支持方舟子?

本来,以方舟子这样的斑斑劣迹,以及他的毫无修养,任何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应该会对他避之犹恐不及,离他远远的。可是令人大惑不解的是,至今仍旧有那么些人——几乎全部是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据说是“成千上万”,——跟在方舟子的屁股后面摇旗呐喊,鼓噪生事,奉他为领袖、教主、偶像。

一个人,受过什么样的高等教育,会崇拜、信奉、支持象方舟子这样的人呢?如果他的劣迹和德行,是隐密的,不为众人所知的,那么崇拜他、信奉他、支持他也还情有可原。但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任何公众人物的一言一行都在舆论的严密注视之下,方舟子的作假、邪恶、无耻、无知,只要你不蒙上眼睛,不捂住耳朵,就不可能看不见、听不到的,什么样的人,还会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跑呢?

大约半年前,针对海外120名科学家反对他私设公堂,方舟子曾吹牛说,他要是征集签名,不要说120人,就是1200人,有何难哉!墨迹未干、话音未落,他振臂高呼,要大家在他撰写的“海内外知识分子关于肖传国诉方舟子案的公开信”上签名,以影响法院判决。可是,他高呼了好几个月,嚎哑了嗓子,也只有543人肯在公开信上签名。但实际上,这些人中,有三成(161人)不敢署自己的中文名字。不仅如此,任何人如果对那个名单瞄上一眼,就会发现,这543个真真假假的“海内外知识分子”之中,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是真正搞学问的,更谈不上是什么“知识分子”了。且看这个名单的前十名都是哪些人:  

安立春,LLM(法学硕士),加利福尼亚州安氏律师事务所创始人、董事长
巴义芳,建筑师,加拿大,多伦多
曹涵,博士, 美国Bionanomatrix公司CTO
曹化哲,金融硕士及MBA,普天寿公司杰出地产经纪
曹焕,工程师,泉州市鲤城黄石机械有限公司外贸经理
Cao Linqiu,博士,Research Scientist,荷兰DMV International
曹乾,博士,副教授,东南大学医疗保险系
曹兴龙,法律硕士,民商法学博士生,律师,浙江西子律师事务所 曹耀月,国电南京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

曹子谊,教授,山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这十个人中,有四个商人(曹涵、曹化哲、曹焕、曹耀月),两个律师(安立春、曹兴龙),一个自称的建筑师,一个不敢使用中文名字。可以算作“知识分子”的,满打满算只有二人。也就是说,在这个“海内外知识分子……公开信”上签名的,80%是冒牌货。(关于知识分子的定义,不细讨论。这里专门指在学术界工作的人)。即使是把这些人纠集在一起,方舟子还是没有凑够自己信誓旦旦的1200人,可见他的外强中干已经到了何种程度。

有一个方舟子的支持者说:“方的同情者成千上万,至少那边留了真名的就有五百”。“留了真名的五百”多人,我们已经见识过了。方舟子的那些“成千上万”的同情者都是谁呢?我们姑且承认这些人有“成千上万”,但如果认真想一想,这些人之中,为什么只有五百多人肯抛头露面地支持方舟子呢?其余的人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在全世界募了半年的捐、化了半年的缘,他方舟子还要靠偷颖河的文章来凑字数、靠篡改死人邹承鲁的遗言来作广告,来卖书赚钱呢?这是因为,由于方舟子的斑斑劣迹,敢于公开支持他的人没有几个——尤其是学术圈内的人——但在暗地里支持他的人,还不在少数。

我分析,现在仍旧死心塌地支持方舟子的人,大致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国内的土博士、水博士、滥硕士,他们自己的能力有限、门路不广,在学术界受尽剥削欺压,并且毫无出头之日,想公开反抗又不敢,因此就把方舟子当成了自己的大救星,以为靠他可以砸烂中国学术界,然后重新洗牌。另一类是那些留学在外、没有继续发展空间的人,他们或者是想回国回不去,或者对国内的腐败现象感到不能适应,但看着国内同行的腐败、发财、潇洒、滋润,既眼气又眼馋,而方舟子恰恰可以替他们出出胸中的闷气。无论如何,这些人,多数是因为方舟子反学术腐败而支持他的。

五、方舟子支持者的共同特徵

本来,在这个互联网时代,象方舟子那样的学术打假,任何人都可以做,根本就不需要方舟子的存在。最能说明这个问题的例子就是上海交通大学汉芯案的揭露。当初,方舟子曾竭力要压制这方面的信息,他的新语丝网站很长时间不发这一事件的消息和稿子。但方舟子的势力终究有限,陈进最终还是倒了。(方舟子要摘桃子的故事,这里暂且不表。)也就是说,只要互联网存在,不论方舟子的支持还是反对,打假也一样能够成功。实际上,只要你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不论是发实名帖、还是发匿名帖,都可以把你所要表达的东西传递出去。而新语丝的功能,也不过就是如此。所以说,认为只有方舟子才能够打假,只有通过方舟子才能够打假,这个观点是错误的。

也许有人说,新语丝的影响大,经它发布的帖子,可以较易产生效果。事实是,方舟子自己就承认,他揭露的五、六百起学术腐败案,没有几桩得到处理。实际上,连方舟子本人的举报信,人家中国科学院都不答理,一般小喽罗想借匿名帖子解决问题,岂不是异想天开。

因此说,那些认为只有通过方舟子才能打假的假设,是不能成立的。想要打假,完全可以人自为战:每一个人,都可以是反学术腐败的战士;每一个互联网站,都可以是反学术腐败的阵地。那么,为什么仍旧有“成千上万”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把反学术腐败的希望,寄托在象方舟子这样的人的身上呢?

有个“苏西坡”是这么解释自己“为什么支持方”的:“我认为方知识丰富,逻辑清楚,而且很勇敢,虽然有时过于尖刻。他的观点很多,但自成体系。”

这实际上恰恰暴露出了方舟子支持者的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头脑简单,知识贫乏,见识浅陋,心胸狭窄。

因为头脑简单和知识贫乏,所以他们一看到方舟子天南海北地胡诌乱侃,就以为他“知识丰富”、“自成体系”;因为“见识浅陋”,所以他们看到方舟子的狡辩和诡辩,就以为他“逻辑清楚”;而方舟子死不要脸地追求名望、死不认错的劲头,在这帮“知识愚民”的眼中,自然就是“很勇敢”了。

看到这里,方舟子的支持者尽管心里不服气,但也许会问:你咋就知道我们心胸狭窄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方舟子打假,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特点,那就是:他专门打个人,而要保护制造学术腐败的土壤(比如,他几次三番地宣布,支持中国那个不要脸的院士制度)。其实,这个特点早在几年前就有人指出了,劝方舟子说,这样打假根本毫无结果。确实,象方舟子这样的打假,今天抓个顾冠群,明天抓个陈晓宁,根本于事无补。因为这就象是乞丐捉虱子,不洗个透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虱子会层出不穷的,是捉不净的。这个道理,方舟子当然不会搞不懂。可是他几年如一日,仍旧象是捉虱子的那个乞丐一样,孜孜不倦、乐此不疲,把捉虱子当成了自己的营生。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制造学术腐败的土壤就是方舟子安身立命之地,学术腐败是方舟子的衣食父母,他会让自己流离失所、衣食无着吗?

方舟子的这个专打个人(不论是腐败,还是私仇)的特点,恰恰是他的支持者所最喜欢的。因为对制度的检讨和批判,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不会有人员的伤亡。而专打个人,可以使很多人感到解气、感到舒心、获得心理平衡。而解气、舒心、心理平衡正是方舟子的支持者们所最最需要的,甚至可以说是他们的最初动机和最终目的。确实,这些人对方舟子的支持只有一个条件:只要他能给我报仇、出气,我就不在乎他本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腐败也好、作假也好,都无所谓。还有比这更狭窄的心胸吗?

有了这样狭窄的心胸,他们自然喜欢躲在暗处看热闹。方舟子抓住了坏蛋,他们自然高兴。而当方舟子抓错了人的时候,他们就认为是对方倒楣,决不会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只在暗处吼两嗓子,叫个场子,就能够不花钱看生死肉搏大戏,何乐而不为!所以说,这些人是在报私仇、泄私愤,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公德、公愤。他们也不是在真的反腐败。实际上,一旦机会来了,这些人会比现在的当权者腐败得还要狠、还要毒、还要厉害。

自然,会有方舟子的支持者不肯承认自己是那两种人之一。对这些不愿归类的人,我可以把他们划为另类——那些自以为站在正义一边的人。但实际上,这类人具有上面两类人的大部分特性。由于他们自身的素质,他们根本就不具备区分正义和邪恶的能力。这就是我所定义的“知识愚民”:刚愎自用、自以为是,但除了会摇旗呐喊、起哄助威之外,一无用处。

本人给这些人开个处方:多读些历史。实际上,象方舟子这种人,中国历史上就大有人在。所以,了解了历史之后,一看到方舟子,就会联想到历史上的圆舟子、扁舟子,就会对他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一目了然了。说历史是一面镜子,就是这个意思。从另一方面讲,读史也可以治疗“头脑简单,知识贫乏,见识浅陋,心胸狭窄”这个病症。至少,通过了解历史,可以知道人生的短暂,个人的渺小,这样,就不会象方舟子那样,把个人名利看得比泰山还重了,最终落个遗臭万年的下场。作为一名学者,洁身自好、自爱自强,岂不比嫉妒他人、进而幸灾乐祸,更心安理得?

[1] [2] [3] [4] [5] [6] [7]

Prev: Mass Democracy
Next: Reclaim the Islands

 
 
RELATED:

造谣者方舟子的三道贩子伎俩

作者:田义

方舟子“打击这些科学家的唯一手段,就是宣布他们没有学术资格来讨论转基因这个问题”,而今对付北大医学部的王月丹博士,方舟子再次耍起同样的手段。连续两篇博文奔着王月丹博士而去,《参加“一虎一席谈”辩论“转基因”小记》、《再教妖魔化转基因的造谣“专家”王月丹博士读文献》。

先是嘲笑人家看不懂文献,后又搜人简历、挖人老底,大搞文革时期联动分子迫害知识分子那一套,却什么也没挖出来。仿佛天底下只有他方舟子能看懂英文论文,自己对转基因毫无研究,一知半解,只能读懂几篇英文论文反倒成了光荣。到处贩卖私货,冒充什么科普作家,四处咬人,真是恬不知耻。王月丹的身份是北大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这身份是北大给的,到了方舟子嘴里便成了“这种人是在哪里受的学术训练,又如何混上了北大副教授”,北大的学术地位还轮不到方舟子这个冒牌的“生化专家”来质疑。

单论转基因食品对人体是否安全,这毫无疑问是个医学问题,不是生物学家和农业专家擅长的,我们国家的转基因监管目前的政策导向和转基因争论目前的舆论导向在这个问题上完全搞颠倒了。可以说,转基因食品对人是否安全,王月丹这类的医学专家远比张启发、黄大昉、农业部官员更有发言权。至于方舟子这个三道贩子,压根就不具备可比性。

王月丹博士从免疫学角度指出Bt蛋白的毒性原理,对于这方面的专业问题,方舟子没有能力回应,于是,就一口咬定人吃进去的是可消化的Bt核酸和蛋白质,再就是咬文嚼字、断章取义,拿自己歪读论文的看家本事攻击王月丹,

所有的基因的化学成份都是一样的,都由核酸组成。食物中的核酸都在消化道里被消化、分解成小分子才被人体吸收,是不会引起过敏反应的……食物中的蛋白质通常在消化道内被消化成氨基酸再被吸收到体内……转基因产生的新的蛋白质要检测是否能够快速地被消化,如果不能,该转基因食物也不能供食用。

但是,用它来当作证明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安全的“无需举证”的“科学原理”,则显然是不够的。为什么呢?因为核酸营养品中的DNA是裸露的、比较单纯的核酸分子,它们在人的消化系统中确实是很快被消化、降解。而转基因食品中的DNA,是被包裹在植物组织中、在细胞壁内、并且被染色质紧紧地包裹着,它们在人的消化系统中可以存在很长的时间。这一点,已经被科学试验充分地证明了。[见:1、Mart í n-Or ú e SM, O’Donnell AG, Ariño J, Netherwood T, Gilbert HJ, Mathers JC. Degradation of transgenic DNA from genetically modified soya and maize in human intestinal simulations. Br J Nutr. 2002 Jun;87(6):533-42. 2、Wilcks A, van Hoek AH, Joosten RG, Jacobsen BB, Aarts HJ. Persistence of DNA studied in different ex vivo and in vivo rat models simulating the human gut situation. Food Chem Toxicol. 2004 Mar;42(3):493-502. ] 还有研究表明,饲料中的DNA,甚至能够进入牲畜的肉体之内,甚至血液之中。[见:Deaville ER, Maddison BC. Detection of transgenic and endogenous plant DNA fragments in the blood, tissues, and digesta of broilers. J Agric Food Chem. 2005 Dec 28;53(26):10268-75.]另外,在人、畜的肠胃中,存在着大量的微生物群体。这些微生物,主要是细菌,与食物中的转基因直接接触,转基因分子能够比较容易地进入这些微生物的细胞之中。这种可能性也已经被科学试验所证实。[见:Netherwood T, Martín-Orú e SM, O’Donnell AG, Gockling S, Graham J, Mathers JC, Gilbert HJ. Assessing the survival of transgenic plant DNA in the human gastrointestinal tract. Nat Biotechnol. 2004 Feb;22(2):204-9.] 由於细菌没有细胞核,并且其基因组没有染色质包被,所以转基因与肠胃微生物基因组发生重组的可能性比人类基因组要大得多。[见:Baur B, Hanselmann K, Schlimme W, Jenni B. Genetic transformation in freshwater: Escherichia coli is able to develop natural competence. Appl Environ Microbiol. 1996 Oct;62(10):3673-8.] 假如这种重组确实发生(目前尚未证实),则转基因就能够在人体内长期存在,在一定的条件下,就有可能与人类的基因组发生重组。

云在琐语:

是中国有些人支持他,才使他能够在中国有市场。美国也有很多假,方舟子敢打么?成了美国人,却专“爱”中国,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为什么中国有些人总给他舞台,让汉奸合法化?


Home List About This Website Contact Us

Copyright © 2008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