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 China Events Chinese Culture China Watch Chinese Music Land of China Chinese Festival Chinese History Chinese Architecture Chinese Medicine People in China What Chinese Say Martial Arts China Tales World Watch World Beyond Amusing & Musing


Home >> China Watch

The Crusade of Dr Burton's Student for GM Food

22 September 2010
 

方舟子论转基因:伪“科普”,真“科唬”

作者:亦明

谁都知道,方舟子是毫无保留地支持转基因植物/转基因食品的。但问题是,方舟子既没有亲手搞过转基因植物的研究,又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关于这一点,下面将予以充分证明,但我暂时要提供的这样的逻辑来代替证据:他连自己的本行都似通非通,他对非本行怎么能通?),他为什么要跑到这个领域来兴风作浪呢?他能够普及一些什么样的知识呢?前面提到,肉唐僧先生曾把方舟子关于转基因问题的观点总结为三条:

1、反对者都是伪科学人士;
2、 欧洲拒绝转基因产品,是一个阴谋;
3、中国应该允许美国转基因产品进口,并且不应该加标签。

应该说明的是,这三条,是肉先生根据自己聆听方舟子的一个讲座之后归纳总结的。就那个讲座而言,这个总结是不错的。不过,方舟子关于转基因的言论和文字共有三十多篇,前后持续了六年多,仅仅根据一次讲座,很难得见方舟子观点的全貌。况且,出於某种原因,方舟子在讲座时的言论,和他在大陆媒体上公开发表的言论,以及和那些仅仅在新语丝上发表的言论,并不完全一致。为了对方舟子关于转基因的观点做出一个公正、客观的概括,笔者耐着性子通读了他这方面的全部文字(方舟子的粉丝们总是对主子的“文字工夫”赞不绝口,好像他是个语言大师似的。其实,依我看,方舟子要吃文字这碗饭——不靠掐架吸引眼球——,也就是一个饿不死、撑不着的下场),从中总结出了方舟子论转基因问题的以下三大特点:

第一, 对转基因技术和转基因产品,一律赞不绝口 —— 转基因食品安全、绿色、营养全面,转基因技术能够解决世界粮食危机;

第二, 对反对转基因的人,一律骂不绝口——无知、反科学、制造恐慌、玩弄阴谋;

第三, 对於支持转基因的人,尤其是那些极力主张推广转基因食品的专家学者,一律“一视同仁”——都是为科学而献身的、无私的、正直的科学家。

B 肆无忌惮的欺骗

除了打着“主流科学界”的招牌,方舟子推销转基因的另一张王牌就是摆出一副国际学术权威的面孔,以智叟对愚公说话的口吻,向中国大众进行“科普”。比如他在一个讲座中是这样说的:“对一些不具有逻辑思维能力、脑子缺根弦的人,犯不着浪费时间去与之理会,除非是要逗逗他。”(《造谣是伪科学者的最后武器》)。“我之所以支持转基因技术,觉得目前公众对转基因食品的恐慌令人哭笑不得”。(《为什么说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听他那牛哄哄的口气,不明真相的人一定会以为他曾经囊括了某个年度的诺贝尔奖。

其实,只要稍微分析一下方舟子对於转基因问题的言论,就可以看出,他根本就不具备讨论这个问题的资格。

比如,方舟子在“证明”转基因食品是安全可靠的时候,这么说:“我认为安全可靠的,是上市或准备上市的转基因食品,因为这些食品都按要求做过了体外实验和动物试验”(《如何看待转基因技术?》,2004年12月);“转基因食品不仅是安全的,而且往往要比同类非转基因食品更安全”(《误读“转基因”》,2006年3月)。事实是不是如此呢?

前面提到,就目前来说,转基因的危险大多是潜在的。这或者可能是由於转基因产品在市场上只存在了短短的十余年,其潜在的危险尚未充分显露出来;或者可能是由於相对于传统的非转基因产品,它们所占的比重要小得多,因此它们的危险尚未积累到能够被检测到的水平。这就如同中药一样:我们都承认“是药三分毒”这个说法,但我们极少看到有谁被中药毒死——当然不包括假药中毒。这是为什么呢?原因之一,就是服用中药的剂量,相对来说非常小,其毒性或者被人体内的排毒机制所化解,或者它们还没有达到能够显示其毒性的临界点。

对於我上面的观点,方舟子肯定会在心中窃喜:哈哈,亦明看来还是不通!美国市场上的食品,百分之六、七十含有转基因成分,你凭什么说“它们所占的比重要小得多”?确实,这是方舟子在力挺转基因食品时的一个最大的“论据”,所以在过去几年间,他不厌其烦地、翻来复去地、罗哩罗嗦地、絮絮叨叨地说了个没完没了:

“美国超级市场上的食物制品中,约60%含有转基因的成分。”(《转基因作物的是是非非》,2001年6月)

“美国超级市场上的食物制品中,约60%含有转基因的成分。”(《方舟子笑谈生物技术》,2002年11月)

“美国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就没有加标志,虽然美国市场上60%的食品含转基因成分。”(方舟子评论《6种雀巢食品含有不明基因 为何还在亚洲销售?》,2002年12月)

“转基因食品进入美国市场,已有十来年的历史,而目前美国市场上的食品中,大约60%含有转基因成分。”(《转基因作物恐慌与真相》,2003年3月)

“从第一种转基因食品——一种不容易软化的西红柿——在1994年进入美国市场算起,美国人食用转基因食品已有十年的历史,目前美国市场上的食品中,大约60-70%含有转基因成分。”(《转基因,标不标记?》,2004年5月)

“我认为现有的证据是能够说明问题的,因此可以放心食用。我本人也已吃了十年的转基因食品。许多人不知道,美国既是转基因作物最大的生产国,也是消费国,第一种转基因食品(转基因西红柿)是1994年在美国上市的,目前美国市场上的食品大约60-70%含有转基因成分,而且不做标记。”(《如何看待转基因技术?》,2004年12月)

“美国人食用转基因食品已有十年的历史,目前美国市场上的食品中,大约60-70%含有转基因成分,而且不做标记。”(《“直言了”的转基因恐慌与真相》,2006年2月)

“美国使用Bt毒蛋白做为生物农药已有几十年的历史,大面积种植含Bt基因的抗虫害转基因作物也已有十来年的历史,迄今未发现一例人畜因吃这种作物中毒的。用老鼠和绵羊做的实验也表明吃Bt毒蛋白不会影响哺乳动物的身体健康。”(《不必害怕转基因大米》,2006年12月)

“转基因食品在美国上市已有十几年,目前美国市场上的食品中有70%含转基因成分,而且不做标志,我多年在美国生活,当然已经吃了无数转基因食品。”“美国是转基因产品最大的生产国,也是最大的消费国,美国市场上的食品70%都含转基因成分,而且不做标志。这些产品本国国民吃不完,才要出口,而不是自己不吃拿去出口。”“转基因食品上市已经十几年,还没有出现哪怕一例因为吃了它而出问题的。不要听信‘环保组织’的虚假宣传和媒体不负责任的炒作。”(《方舟子就转基因食品问题答〈时尚营养〉记者问》,2007年8月)。

我们且不论方舟子的口吻,—— 与其说他是一个“著名科普作家”在科普,到不如说更象是一个拼命赚取佣金的“推销员”在推销,—— 我们只需要验证一下事实,就可以揭穿方舟子这个“科唬”的把戏。

事实是:这个“美国食品的60-70%都含转基因成分”,纯粹是一个数字游戏,甚至可以说是一个骗局。首先,没有谁能够说清楚这个数字到底是怎么来的、根据的到底是什么。根据康乃尔大学一个专门介绍转基因问题的网站 (geo-pie.cornell.edu),在2003年以前,美国政府总共批准了12种转基因植物可以进行商业生产,它们是:大豆、玉米、棉花、Canola、马铃薯、木薯、番茄、甜菜、水稻、亚麻,等等。由於其中有很多转基因植物根本就没有投入商业生产(如水稻、亚麻),有的在投入市场之后不久就从市面消失(如第一个商品化的转基因植物番茄),它们之中,只有大豆、玉米和Canola是美国转基因食品中的主要成分。而玉米在美国主要用于饲喂牲畜(美国人喜欢吃的青玉米,极少是转基因的),大豆和 Canola用于榨油。那么,这三样都不是人的主食的植物,怎么能够构成美国食品的三分之二呢?

原来,所谓“美国食品”,指的是货架上的成品或半成品。例如,披萨饼中含有豆油,而根据美国大豆60-70%以上是转基因大豆,则可以大致推测这个披萨饼有这么大的可能“含转基因成分”。由於很多食品都含有豆油,结果就得出了这么个“大约莫”的60-70%。依此类推,假如蛋糕里含有玉米粉,则这个蛋糕就有和当年转基因玉米占玉米总量百分比相应的可能“含转基因成分”。

实际上,说一个食品含有 “转基因成分”,就是意味着它或者含有转基因本身(DNA),或者含有转基因的产物(蛋白质),或者是转基因的目的产物(如含有某种特殊脂肪酸)。而豆油中则既没有核酸,也没有蛋白质,它怎么能够被说成“含有转基因成分”呢?(含有特殊脂肪酸的转基因大豆很少。)所以说,用“美国市场上的食品70%都含转基因成分”来证明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欺骗。

实际上,这句话的英文是这样的:“Recent estimates suggest that more than 60% of food products on US shelves may contain at least a small quantity of some crop that has been genetically engineered.(最近的估计表明,美国市场货架上超过60%的食品可能含有至少是少量的转基因作物。geo- pie.cornell.edu/crops/eating.html)”。说“60%的美国食品”含有“至少是少量的转基因作物”,是准确的、科学的说法,而把它们说成是含有“转基因成分”,并且故意删去“至少是少量的”这几个字,那就明显是在进行欺骗。

确实,大豆、玉米充其量也只能算作是美国人的食品中的辅助食品。这些植物的转基因产品在美国食品中,即使是真的含有“转基因成分”,在比重上也可以说是“极为少量”的。如上面所举的蛋糕的例子——玉米粉在蛋糕中所占的比重很低,而且人们也不拿蛋糕当主食。而大米是亚洲人的主食,是人们每天都要大量摄取的食物。拿“少量”的、并且很可能根本就不含有“转基因成分”的“转基因食品”来证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要中国人“不必害怕转基因大米”,这哪里象是一个“科普作家”在作科普,倒活象是一个奸商在推销“核酸营养品”。

方舟子上述言论中还蕴藏着另一个骗局。早在2003年,方舟子就说,“转基因食品进入美国市场,已有十来年的历史”。这个说法,在一年之后,被他更改为“从第一种转基因食品——一种不容易软化的西红柿——在1994年进入美国市场算起,美国人食用转基因食品已有十年的历史”。显然,如果方舟子在2004年所说是真,则他在2003年所说就是假。如果前者是假,我们就有这样的疑问:方舟子从 2001年就对转基因问题进行“科普”,他怎么会在两年之后还搞不清这么简单的事实呢?他在2003年所说的,是出於无知呢,还是在有意欺骗?

事实上,即使是方舟子在2004年所说的这个“美国人食用转基因食品已有十年的历史”,也含有无知或欺骗的成分。不错,进入美国市场的“第一种转基因食品”,确实是“一种不容易软化的西红柿”。但这个转基因食品,进入市场并不是在1994年,而是在1995年;它所进入的,也不是方舟子所暗示的“整个”、“全部”“美国市场”,而只是限於芝加哥地区的局部市场。这其中的原因就是,美国政府虽然在1994年批准了这个转基因西红柿(Flavr Savr)的生产和销售,但由於这个西红柿的制造商(Calgene)本身的原因,他们当年并没有能够拿出这个商品。即使是在次年,由於这个产品的产量极低(大约只有正常西红柿的40%,合乎质量标准的产品更少),它们也只能进入极小范围的市场。并且,Calgene当年销售这个产品的主导思想,就是宣称这种西红柿比传统西红柿更好(主要是说口味更好),所以它的销售价格是正常西红柿价格的2-5倍。(见:Charles, D. Lords of The Harvest. Perseus Publishing. 2001.)

C 无知得让天下学人蒙羞

前面提到,方舟子根本不具备讨论转基因这个问题的资格。我这么说,并不仅仅因为他拉大旗做虎皮,冒充“主流科学界”的代言人;也不仅仅因为他瞪着眼睛说瞎话,骗人不眨眼——我这么说,还是因为这个美国博士的无知,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

2004年底、2005年初,方舟子接连发表文章,接受记者采访,讨论的问题之一就是转基因植物可能造成的“基因污染”。在作于2004年12月16日的《“转基因”与“转生态”》中,方舟子说:

“反对转基因的人士认为推广转基因作物会带来环境问题,例如,转基因作物的花粉被风或昆虫带到野草的花中,会不会使外源基因转入野草中,造成所谓‘基因污染’?

“如果两个物种之间亲缘关系很远,是不可能杂交的,因此这种可能性极低。但是如果两个物种亲缘关系很近,则有可能产生基因交流。因此,人们担心转基因作物的基因会‘污染’其同种非转基因作物,特别是其野生的亲缘物种。这种担心有一定的道理,在学术界也很受重视,虽然目前并无证据表明已出现了这种情形,但是为慎重起见,许多专家建议对转基因作物的栽种范围做出一定限制,例如,不要在有野生水稻的地区推广转基因水稻,以免野生水稻群体被‘污染’。

“这只是一种慎重的做法,甚至可以说过于慎重了。在有野生水稻的地区,人们也大量地种植栽培水稻,包括杂交水稻,为什么就不担心这些水稻品种的基因也会污染野生水稻呢?转基因水稻不过是比其他水稻多了一个或少数几个外源基因而已,即使污染了野生水稻,也不过是在水稻原有的几万个基因中多出了一两个,并没有使其遗传发生根本改变,野生品种的优良性状不会因此丧失。即使万一出现了意外的大面积‘基因污染’,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实际上,在病毒的作用下,这种跨品种、跨物种的基因交流,在自然界中也是常常出现的,‘自然’得很。”
在作于2004年12月23日的《如何看待转基因技术?》中,方舟子说: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转基因是否有风险,而在于风险的可能性多高、是否可以控制、如果出现意外是否可以承受。有的风险根本不可能存在(例如,吃转基因食品改变了人体基因),有的风险可能存在但是可以控制(例如转基因食品中外源蛋白质是否会成为过敏原的问题),有的风险难以控制但是并非不可承受(例如转基因作物对传统作物造成所谓‘基因污染’,即使真出现了,不过是在传统作物原有几万个基因中多出了一两个,并没有使其遗传发生根本改变,不是什么灾难)。”

2004年12月31日,《国际先驱导报》发表题为《专访著名生物化学博士方舟子:转基因不是怪物》的文章,其中记者问道:“有人担心,转基因技术会破坏物种原有的基因库,您对此怎么看?”方舟子答曰:“这主要是担心转基因作物会与野生的亲缘物种发生杂交,例如转基因水稻和野生稻发生杂交,‘污染’了野生稻的基因库。这种担心有一定的道理,但没必要有太多顾虑。人们并不特别担心人工栽培的水稻,例如杂交水稻,会‘污染’野生稻的基因库,为什么就要对转基因水稻另眼看待?与其他人工栽培的水稻相比,转基因水稻不过是多了一个或少数几个外源基因而已,它不是什么怪物,即使‘污染’野生稻的基因库,也不过是在水稻基因库中原有的几万个基因中多加了一两个新基因,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也就是说,方舟子关于“基因污染”的观点,不外是以下两点:第一,它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第二,即使发生了污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上述两点之中,第一点并非方舟子的观点,而是货真价实的“主流科学界的立场”;第二点才是方舟子的独立见解。不过,为了掩盖他编造的“支持转基因是主流科学界的立场”这个谎言,方舟子在上述文字中,一方面将真正的“主流科学界的立场”(即基因污染的可能性是确实存在的)含混地说成是“学术界也很受重视”,并且在它之前说这个立场“有一定的道理”, 在它之后又马上加了一句“虽然目前并无证据表明已出现了这种情形”。 另一方面,方舟子在介绍这个观点之时,不仅不提这是“主流学术界”的立场,在后来,他更连“学术界”这仨字儿都不提了,只用“人们”来代替,不明真相的读者会以为这是那些被方舟子称为“反科学”的“人们”、或“非主流学术界”的观点。由此可见,方舟子对消除这个“主流科学界的立场”的影响,确实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机。

但也许是仍旧担心读者领会不了这么拐弯抹角的暗示,方舟子於是赤膊上阵,公开嘲笑 “主流科学界的立场”,说这些专家是“过于慎重了”——言外之意就是,这个“学术界”在建议商家和政府做没有意义的工作,浪费人家的资源。

方舟子并不是转基因问题专家,他凭什么来嘲笑“主流学术界”的“许多专家”呢?另外,对於一个未知的领域,“小心不为过”是古今中外都认同的行为准则。也就是说,即使从常识的角度来考虑“基因污染”这个问题,那些专家的建议也是合情合理的。方舟子嘲笑“这些专家”“过於慎重”,有悖于人之长情——就算是别人“过於慎重”,那又“干卿底事”呢?从方舟子的话里,我们似乎可以嗅到他口中冒出的铜臭味道,而看不到他自己所标榜的什么“良心”。

不过,如果说方舟子嘲笑“主流科学界”全无理由,那也确实是冤枉了这位美国博士。方舟子的理由有两个:第一,基因污染不过就是在野生植物的基因组中多加了一两个转基因而已,相对于被污染植物的数万个基因,这根本算不上是什么。第二,这种污染,在自然界中,“在病毒的作用下……是常常出现的,‘自然’得很”,——所以主流科学界专家们的慎重,就更加显得无知得可笑了。

事实是,方舟子的这两条“论据”,全都是来自他的无知。

不错,高等植物的基因组确实含有几万个基因。而转基因,在多数情况下,也确实只有一两个。但是,基因污染问题,并非象方舟子所想象的那样,只是这两个数字的简单比较。一般来说,基因的存在价值在於它的功能,而基因的功能只有在“表达”(expression)之后才可能出现。植物基因组的几万个基因既不是同时全部表达、也不是在所有的细胞和组织中都表达,并且它们表达的强度——除极少数基因之外——都相当低。

而为了使转基因能够超量表达(overexpression),在植物中,绝大多数转基因都被置于一个超强的“启动子”(promoter,可以看做是一部机车的引擎)的控制之下,其目的就是要使这个转基因连续地、大量地、在所有的组织和细胞中表达,从而产生大量的转基因蛋白。这个超强的启动子,在多数情况下是花椰菜花叶病毒 (cauliflower mosaic virus,CaMV) 的35S启动子。在这个启动子的控制之下,一个转基因的表达水平,即产生功能蛋白质的能力,是一般植物基因的几十倍、上百倍、甚至可以达到上千倍。也就是说,被污染的植物中,转基因(DNA)虽然在数量上仅占几万分之一,但转基因的产物(蛋白质),却可以达到这个数字的成百倍、上千倍。一个极端的例子就是,在转化叶绿体基因组的植物中,转基因表达的蛋白质含量可达到植物总蛋白质的3-5% (二十至三十分之一)。[见:Bock R. Transgenic plastids in basic research and plant biotechnology. J Mol Biol. 2001 Sep 21;312(3):425-38.] 所以说,仅仅比较基因的数量,就象是说,这个岛上有一个老虎,几万兔子,老虎的数量是兔子的几万分之一,所以,老虎的侵入“不是什么灾难”。还有比这更荒谬可笑的结论吗?

那么,方舟子这个美国的分子生物学博士,为什么会如此的无知、如此的可笑呢?其原因就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转基因技术的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要使这个基因“超量表达”。这个前提不满足,转基因技术在多数情况下是无法达到预期的功能的。也就是由於这个无知,使方舟子在2005年仍旧不知道早在十多年前,人们在设计、构建转基因的时候,会人为地加入一段“垃圾基因”(内含子),以提高转基因的表达水平。 [见:Clark AJ, Archibald AL, McClenaghan M, Simons JP, Wallace R, Whitelaw CB. Enhancing the efficiency of transgene expression. Philos Trans R Soc Lond B Biol Sci. 1993 Feb 27;339(1288):225-32.] 所以,他才会天真地反问人家:“什么叫‘基因蛋白成形过程’?内含子、假基因之类的垃圾基因对此有什么意义?”

至於方舟子说,在自然界中,基因污染“在病毒的作用下……是常常出现的,‘自然’得很”,更是他无知的妄言。据方舟子后来承认,他所说的这个作用,指的就是所谓的“水平基因转移”(Horizontal gene transfer,HGT)。(方舟子:《答〈中国青年报〉记者刘县书的批评》)。事实是,HGT在原核生物中是常见的,在真核生物中则比较罕见,而在植物中,这种“在病毒的作用下……的基因交流”,不仅不是“常常出现”的,恰恰相反,人类至今还没有发现这种现象 [见:Andersson JO. Lateral gene transfer in eukaryotes. Cell Mol Life Sci. 2005 Jun;62(11):1182-97.] 假如这种“基因交流”象方舟子所说的那样是“常常出现的”,现在的科学界就不会仅仅使用农杆菌和基因枪来获得转基因植物了。方舟子如果发现了哪种植物病毒会有这种“作用”,他今后就不用再冒充什么生物信息学家,也不用再谎称自己有什么基因专利——这个发现,会让他获得国际大奖、获得全球专利,奖金和专利费会足以满足他对“金钱和股票”的渴望。

【注1:科学家发现,烟草基因组中含有与联体病毒基因组相关序列,(geminvirus-related DNA,GRD),因此怀疑它们来自联体病毒。但是,第一,这种怀疑尚未得到实验上的证明;第二,即使这种怀疑属实,它们的发生在进化年代上也甚早,并且根本就不是“常常出现的”;第三,目前没有证据证明联体病毒可以介导HGT。】

【注2:方舟子的这个观点,很可能是他对侯美婉(Mae-Wan Ho)一篇文章(Horizontal Gene Transfer – The Hidden Hazards of Genetic Engineering,http://online.sfsu.edu/ ~rone/GEessays/ horizgenetransfer.html)的误读。在这篇文章中,侯美婉写道:While horizontal gene transfer is well-known among bacteria, it is only within the past 10 years that its occurrence has become recognized among higher plants and animals. The scope for horizontal gene transfer is essentially the entire biosphere, with bacteria and viruses serving both as intermediaries for gene trafficking and as reservoirs for gene multiplication and recombination (the process of making new combinations of genetic material). 侯女士在上文中提到病毒在水平基因转移中的作用,是泛指在整个生物圈中,“the entire biosphere”,包括原核生物和真核生物,而方舟子却以为在高等植物中也是如此,所以出丑。方舟子的这一观点来自侯女士的另一个证据就是,他在作于2005年1月的《答〈中国青年报〉记者刘县书的批评》中写道:HGT“是近十几年来才引起生物学界注意的遗传现象”。实际上,HGT“生物学界注意”是在八十年代初,到2005年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方舟子把侯女士上文第一句话按照字面来理解,所以他说“近十几年来”。】

[1] [2]

Prev: Japan's Plot
Next: A Fish Bowl

 
 
RELATED:

有关转基因的事实 (wyzxsx.com):

方舟子无视人体降解DNA基本常识,纯属愚弄人.

转基因本身,即DNA,是否会与人类的基因组发生重组?这个课题还没有确切答案,可能大家会在网上看到方舟子所说的DNA会被降解成核酸,没有危害,实际上这个说法也是用手法忽悠,即使最严肃的FDA和WHO也不敢贸然宣称人类的肠胃能降解100%的DNA,即使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在大肠中也只能使得绝大部分DNA失活,还有前提是这个DNA是正常的DNA,这个正常的DNA的说法或许你们不好理解,我也不好举例,我们举个蛋白质的例子,继续来说疯牛病的罪魁祸首朊病毒,这种蛋白质通过特殊折叠的甚至结合金属离子,可以使肠胃束手无策,本来蛋白质应该被分解成氨基酸,但是对这种蛋白质无法分解,所以才有疯牛病传染到人身上,要是人肠胃都能分解蛋白质到氨基酸,哪还来什么疯牛病,DNA也是一样,人类的消化功能又不是万能的,目前我们说能使大部分DNA失活,是基于我们现在普通的情况下,普通的食物,至于特殊情况下,我们不知道,FDA和WHO目前的结论是没有先例,暂时大家都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就当DNA失活。实际上,这两个组织至少还是承认起码有大概<0.1%DNA是不失活的,不过这些不失活的DNA结合到人体内很困难,要大量意外的条件。目前实验多是小范围的,这种意外比较难找,如果全世界都转基因了,估计这意外的概率大概会猛增。

2002 年英国进行了转基因食品 DNA 的人体残留试验。有 7 名做过切除大肠组织手术的志愿者,吃了用转基因大豆做的汉堡包之后,在他们的小肠肠道细菌里面检测到了转入的基因 DNA 残留。由于在转基因的时候,是用抗生素做标记的。所以认为如果吃了含有这种标记基因的食物,可能使肠道细菌或者是口腔细菌产生对抗生素的一种抗性。对此也提出疑问。这个实验也遭到了诟病,反对者认为切除大肠组织的人毕竟是少数,无关痛痒。呵呵,切除组织的人是少数,但是肠胃消化功能不良的人却并不少见,谁知道肠胃功能不良碰上转基因会有什么后果呢? 

yichanglaozhu:

在特色中国,万般龌龊的文化环境,生长方舟子这样的卑鄙甲壳虫非常正常。它能数典忘祖,要消灭中医中药,老祖宗都可以不要的东西,它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呢?!

乙乙:

看了此人昨晚在凤凰卫视上的丑恶嘴脸,只一个评价:汉奸!打着旅美学者的旗号,一味鼓吹美国这样、美国那样,俨然世界上所有一切都要以美国的标准为标准,无论他搬出多少所谓的权威文章、故弄玄虚的数据,只能显示出其幼稚而愚蠢的社会逻辑能力----世事无绝对!那么不遗余力的吹捧‘转基因’好,则非奸即盗。

1998年方舟子放弃科学研究,在文学和打假中忙的不亦乐乎,与分子遗传学愈来愈远. 2005年方舟子又来了一个1千度的大转圈,他居然在中国搞起了转基因科普宣传,推广转基因主粮。 为了大力推广转基主粮,方舟子用他多年不用的文凭和所谓转基因学者的商业身份,在凤凰网嗤笑中国粮食专家,

转基因是某些人试图控制中国农业的重要方式,方舟子在为某些强势集团和权贵的暴利经济鸣锣开道,公众在转基因事件上面对的不是方舟子一人,而是中国的权贵资产阶级和国际财团,他利用了强势集体的力量,很好的和中国主流权贵社会融合了,使他得到了和任志强、茅于轼、厉以宁一样的权贵免死金牌,在权贵的保护伞下,无论风吹雨打,都将闲庭信步。

化一民:

看了他的几篇有关“转基因”的文章后,认定他是一个丧失了良知的伪学者。他在他的《再谈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一文中说:“实际上,在今天想要完全避开转基因食品几乎是不可能的。国内市场上绝大部分大豆油和调和油、几乎所有的木瓜以及相当一部分西红柿,都是转基因的。即使你避免在市场上购买转基因产品,上餐馆用餐时也难以避免。转基因食品早已进入我们的生活,而且只会越来越多,无需为此恐慌,而应该学会接受它。”难道说,这也算是一种科学态度?这也能成为我中华民族必须食用转基因作物的一种理由?草民认为,这是一种毫无遮掩地向全国人民发出公开的挑战和蛮横的叫嚣,是对亿万生灵一种莫大的无视和绑架。方舟子言下之意无外乎是,不论转基因作物安全与否已成既定事实,既来之则安之,不必大惊小怪。呜呼哀哉,如此逆来顺受,我中华民族岂不成为用来转基因作物实验的小白鼠了吗?!  

ybbaynsfm:

先回美国把你的主子忽悠的全吃转基因了,再来中国宣传不迟。

lxhsxdg:

看了深圳台关于转基因问题的电视辩论节目,那个方舟子简直就是个无赖!他不是正面和对方理论,而是否定对手的资格。如果你是百姓,与学者相比,你没资格;如果你是学者,与生物学家相比,你没资格;如果你是生物学家,与转基因学家相比,你没资格;如果你拿出国内的学术刊物,与国外的学术刊物相较,你没资格;如果你拿出国外的学术刊物,那个刊物不权威,也没资格。偏偏王月丹就拿出了国外的权威刊物来说明问题,方舟子傻眼了,丢脸了,没辙了。于是转到了博客里,对王月丹破口大骂。这就是文匪的嘴脸。

葫芦:

应该坚决打掉这个美国鬼子在中国媒体上的话语霸权。


Home List About This Website Contact Us

Copyright © 2008 - 2017